重庆同志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门户 门户 同志 同志故事 查看内容

自述:我在德国接触过的同性恋者

2015-12-16 08:3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 评论: 0

摘要: 作者:杨悦  德国的杂志,就像中国的书,用四个字形容是:开卷有益。用两个字,就叫:悦读。   德国杂志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所有人名的后面都标示着他们真实的年龄。  这一点在我看来非常重要,因为年纪能说明 ...

作者:杨悦
 
  德国的杂志,就像中国的书,用四个字形容是:开卷有益。用两个字,就叫:悦读。

  德国杂志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所有人名的后面都标示着他们真实的年龄。
 
  这一点在我看来非常重要,因为年纪能说明很多问题。什么年纪说什么话,什么年纪做什么事。只有了解杂志中所提到的人物的真实年纪,读者才能对报道的背景有个最基本的了解。

  经年累月地沉迷于各式各样的德文报刊杂志,尤其喜欢看访谈、专栏和心理分析方面的文章,于是,我对德国乃至世界各个领域的名人明星如数家珍,身边没有闺蜜可唠嗑的时候,就借先生的耳朵一用,有时候,话题是这样的:德国电视一台的当家花旦是个同性恋;那个红透半边天、迷倒一堆美眉的帅哥也是同性恋等等。先生听了,不以为然:这有什么了不起,连德国的副总理兼外长吉多·都是同性恋。没错,韦斯特韦勒不仅向选民们坦然公布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在公共场合与相恋多年的情人出双入对,而且在2010年步上了红地毯,得到了亲人们的祝福。
 
  几年前,先生难得在周日宴请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这位访客所效劳的公司颇具规模,是我们的大客户。这位叫乌伟的德国人想跳槽来我们公司工作,故利用周末的时间专程来面谈。当时女儿还小,我就没有同去,呆在家里陪女儿。

  先生回来后,向我讲述了他们面谈的详细情况,征询我的意见。先生提到:乌伟蛮直率的,开口就告诉我他是同性恋。我说:那有什么关系呢,性倾向不是问题,关键是人要对路,请员工,看重的是工作能力和对公司的忠诚。如果你觉得合适,就用吧,反正他来做采购,是你的手下,你满意就行。
 
  就这样,乌伟凭借其资历、工作经验和给我先生的良好印象,轻而易举地成为了我们的采购经理。他来上班的时候,我对他的第一印象也非常好,小伙子干干净净,彬彬有礼,说话很得体。他还告诉我,他喜欢打乒乓球,参加了附近的一个乒乓球俱乐部,有时候下班就直接去打球。但凡中国人,多多少少都有点乒乓球情结,我还率性地跟他说,什么时候上我家去打,我们较量较量。先生在旁边煽风点火,说别看乌伟个头大,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因为乒乓球是我的拿手好戏。

  有一次先生过生,我们请员工去我们小城最好的酒店吃自助午餐,员工们合送了一盆非常漂亮的中国盆景做寿礼,看来有中国老板就得懂点中国文化,才能投其所好。
 
  这天,乌伟一个人来晚了,一进门就赶紧道歉,手里还提着一瓶上好的中国白酒,原来,他来之前专程开车去杜塞尔多夫的中国商店了。他的这番心意让我们很感动。酒桌上大家吃吃喝喝,聊得非常热闹和尽兴。

  可惜好景不长,刚过试用期,乌伟就开始频繁地请病假,每次都有医生出具的证明。在德国,想开病假条非常容易,医生对自己的病人都格外宽松。刚开始,我们信以为真,他在电话上告诉先生自己的病情,是同性恋者容易罹患的病症,故对他充满了同情和理解。
 
  时间久了,先生开始生疑了。因为乌伟的住房迟迟没有更换,仍旧住在我当初按照他的请求,替他租下的一间临时住所里。要知道,德国人对住房的要求普遍比较高,哪怕一个人住,只要经济实力允许,多会选择比较宽敞的住房。以乌伟的积累和收入来看,他不应该长时间屈居在一个小房间里。

  很快水落石出,乌伟是对方公司打入我们公司的商业间谍。先生怒不可遏,为自己看走了眼自责不已。该公司在我们这一行赫赫有名,其幕后老板有着一段行内人都知道的传奇经历。这位仁兄在大学念书的时候就开始经营公司,凭借父母强大的财力支持,一出道便做得有声有色。如今这么多年下来,前前后后一共开了九家公司,深谙资本运作,在其涉足的各个领域里,都做得风生水起。与之相比,我们不过是一家资历浅显、势单力薄的小公司,不仅老板是外国人,而且年纪轻,没有任何背景。他们闹不明白我们是如何运作的,竟然能够成为他们这种大公司的重要供货商。
 
  结果不用多说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们马上解雇了乌伟。他没有任何话好讲,只能卷铺盖走人。果然,他立马回到了原来的公司。

  我安慰先生:任何不伤及公司根基的错误都不算错误,只是一个经验和教训而已。
 
  我比较喜欢杜塞尔多夫的一家意大利成衣店。这个品牌的时装剪裁别致新颖,价格适中,在那里,我总能淘到自己喜欢的货色。

  一天,我刚进店门,一位新来的男店员就迎了上来,他从店主眉开眼笑的表情上,就知道熟客来了,跟前跟后地为我推荐新品。这位店员,身穿白色收腰衬衫和黑色直筒西裤,颇有德国足球教练勒夫的风采。他非常有眼力劲儿,谙熟女顾客的心理,能够揣度你的喜好,轻言细语,款款道来,一招一式,无微不至,帮你理衣袖,教你扎腰带,提供各种色调、不同款式的女装,不厌其烦。依照我那些经验丰富的外嫁女友们的评判,这样一位在女装店游刃有余的男士定是同性恋者无疑。
 
  结果可想而知,出门的时候,两只手都提满了口袋不说,还落下了后遗症,就是突然嫌弃身边人不够温柔、不够体贴、没有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于是一个电话打到中国,向闺蜜抱怨,闺蜜一针见血:这种男人好是好,但他不喜欢女人,还是省省吧。于是只能重回先生怀抱。


  一周之后,闺蜜检查思想状态来了:咋样?那些衣服上身了几件?只好老实交代:一件都没有。标签都没来得及剪,连袋子一起,全撂在地下室里了。太忙了,根本顾不上。闺蜜的总结直接扇我脸上:被忽悠晕了吧。下次逛街还是拖上那个“砍脑壳的”(重庆话,重庆女人常这样奚落自己老公)一起去吧,把个关,说话难听就难听,实惠啥。
 
  我的感想却是,这样的员工我也想要,让客人心甘情愿地掏钱,事后想起来,都不后悔,觉得物有所值,不仅是抱回了一堆美丽的云裳,还有高兴和开心。

  这绝对是门艺术,行销的艺术。
 
  说来也怪,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在成长和成熟的过程中,我都不曾对同性恋者有过负面的看法。人与人的经历不一样,千差万别,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偏好和选择。只要不妨碍他人的利益,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追求真爱和幸福的权利,这与性倾向没有关系。

  21世纪的德国社会和以前相比,更加宽松和开明,同性恋者的生存环境比较好,为人父母者,一般都尊重和理解儿女的选择,不会干涉和阻扰下一代的恋爱与婚姻。来自亲朋好友和社会的压力更是微乎其微。一对相爱的人,向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宣布自己的爱人时,得到的多半都是理解与祝福。
 
  在中国某些偏远的地方,传宗接代的思想依然根深蒂固。有这样一个小故事:两个老头儿在聊天,谈论的话题是各自的儿子,这两个小伙子是一对同性恋人。两个老头儿感慨万分(他们年轻时也曾是同性恋人):如果当初我们勇敢点,就没有今天这两个小子什么事儿了。

  有容乃大。
 
  一个宽容的社会应该能够包容任何一对爱人,无谓他们的性倾向;真心疼爱子女的父母应该能够接受孩子的选择,毕竟孩子生活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一个同性恋者,如果为了所谓的颜面,或者为了应付传宗接代的“使命”,和社会无形间的巨大压力,仍然把一个不知道真相的姑娘娶回家,让人觉得不仅残忍,而且无德,既害人,又害己。
 
  既然爱,就要敢承担。

  做自己生命的主人,谱一曲爱的旋律,都离不开一个基调,那就是不伤害他人。
 
  直面自己的感情,不仅是对自己的尊重,也是对他人的尊重。

  敢于直面和承担自己感情的人,都值得尊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同志故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网  

GMT+8, 2019-11-20 10:20 , Processed in 0.063004 second(s), 20 queries .

重庆同志网 重庆第一同志!

© 2014-2015 重庆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