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门户 门户 同志 同志故事 查看内容

同志故事:中年同志向妈妈“出柜”

2015-12-16 08: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9| 评论: 0

摘要:  这是个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和妈妈进行了第一次深入交谈。妈妈那平静的语气、慈祥的眼神,令我永远铭记。   事情源于一次相亲。上个月末的那一周里,堂妹做媒,介绍了一个邻村的女孩,告诉 ...

 这是个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和妈妈进行了第一次深入交谈。妈妈那平静的语气、慈祥的眼神,令我永远铭记。

  事情源于一次相亲。上个月末的那一周里,堂妹做媒,介绍了一个邻村的女孩,告诉我周六见面。说实话我是不想见的,一点也不想见。我知道自己是Gay,20年前就知道了。但是这话又不能对堂妹讲。不是不信任,而是我没想好怎么讲,和谁讲。而我又不能当面拒绝堂妹。在所有兄弟姐妹中,这个堂妹是最关心我的。我自己也记不清得罪了多少做媒的人了。但是我不能得罪堂妹。走一步算一步吧,见了再找理由拒绝。

  就这样抱着不关我事的态度,我如约和那女孩见了面。良心话,女孩很漂亮,个子也高,皮肤也很好。两人谈了不到一小时吧,我们互相留了电话。离开女方媒人家,路上堂妹问我:怎么样?还不错吧。我苦笑着说:很好。堂妹一撇嘴:差的在我这就通不过,得意之情溢于言表。我暗地摇摇头,还不知道想什么办法拒绝呢。

  没一天时间,大部分亲戚家人都知道我去相亲了,女孩很不错,都给我出主意年底就结婚。我心想这都哪跟哪呀。

  左思右想想不到好办法拒绝,心情坏透了。刚好这一天堂弟歇班回家,来我这上网。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赶紧趁没人的空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了他。这个堂弟早在6,7年前就怀疑我是同志,刚好有一次被他发现我浏览同志网站,我只好向他坦白了。他的态度是不支持不反对,就这我已经念佛了,总算有个说话的人了。当得知我的苦闷之后,堂弟说:很简单,先交往几天,再找机会和理由拒绝。我听了也说不出更好的办法,就采纳了他的建议,但是心里还是有块心病。毕竟拖延不是上策。

  在随后的几天里,我向所有能谈这件事的朋友请教对策,都没有更好的办法心里更郁闷了。一边和那个女孩敷衍着,一边绞尽脑汁想对策。我知道对不起她,我得尽快和她分手。

  我给远在德国的同学,也是唯一的知心朋友写了封邮件,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她,让她见信赶紧回复我,并让她帮我问问关于出国的事情。其实我不是真的想出国,我舍不得妈妈。爸爸去世7年了,哥哥弟弟也都结婚另过,家里只剩妈妈和我,我走了妈妈谁照顾?那年我在外地工作,家里拆迁,新房的装修,这些都是妈妈自己在办。妈妈已经老了,需要人照顾了。我不能走。但是我又不能总逃避现实啊!即便逃到国外不还是让妈妈担心吗?

  就这样焦虑着,纠结着,期盼着,同学终于来信了,和我约好时间视频长谈。

  到了约定的时间,我早早等在电脑前,急切等待着同学的电话响起。

  同学上来了,简单寒暄后,我又把事情经过详细讲给她。中间她时不时插几句。

  听了我的叙述,同学首先讲了出国的繁琐程序,接着指出我其实是逃避现实的想法和做法。最后说:你无论怎么想,想的再周全再多,也都是自己给自己增加压力,也许事情并不像你想象得那么坏,也许恰好会出现你意料之外的那个局面,正视现实和问题,勇敢面对,只有等到局面出现才能应对。你现在给自己一根根的增加稻草,总有一天那最后一根稻草会把你压垮。

  听了同学的话我心里豁然开朗了,以前的阴霾一扫而光。我长出了一口气,心里有了主心骨。

  我决定把实情告诉妈妈,我必须告诉她。这是我人生的大事,我不能对妈妈有所隐瞒,她有权利知道她的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而我也不能这样暗无天日的活着了。

  我把这个决定告诉同学,她说:我支持你,但是要慢慢说,别刺激到老人家。我笑着说我会的,我这么多天苦苦挣扎,其实就是为了这个决定,而我自己还没认识到这一点。既然决策已经做出了,下面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就是做决策的这个过程太痛苦了。

  那一夜我忽然兴奋起来,怎么也睡不着了。其实这半个多月我每晚都睡不着,但今夜不一样,那是轻松的。

  对,既然决定出柜,就要准备些关于出柜的资料,给妈妈看,妈妈应该没机会接触到这些的。

  我突然想到,听说有个吴幼坚女士,是国内第一个站出来公开支持同志儿子的妈妈,同志们都亲切地叫她吴妈妈。我马上搜索吴幼坚三个字,看到她有博客,马上进去查看。我一篇一篇文章的看,凡是认为有用的就存为书签,以便妈妈能很方便的看到。我存了二十几篇文章,有国际国内的文件,有同志的心声,有吴妈妈演讲的视频,还有同妻们的控诉。

  天亮了,我终于感觉到有了一丝困倦,才恋恋不舍地关了电脑。

  睡醒后,我想到,要给妈妈打个电话,让她有空回家一趟。妈妈在哥哥家照看侄女。我拨通妈妈的电话,问了几句闲话,吞吞吐吐地说:妈妈,您哪天有空回家来吧,我有事说。妈妈问:是不是要约那女孩来家里做客?我说和这有关,还有别的事。妈妈说:你哥哥这几天出差,我等他回来再回家去,另外我还有社区例行体检的事。我说那等您体检完再回来吧。

  挂了电话,我又忧郁了。这么正经八百的说,妈妈肯定猜疑有什么问题了,到底说不说呢?想了半天,还是说的好,既然决定了就不能变,不说肯定还有别的麻烦,万一再有人介绍女孩给我呢?

  在随后的几天里,我一边继续搜集资料,一边在想怎么拒绝那女孩。期间我又和同学通了几次电话,她建议我不和她说实情,只说不合适就行。我也这么想。但是隐隐感觉不好。

  前些前我和那女孩还是隔一天一个电话,聊些家常,始终不说我们俩的事。不是不说,是根本不想说,心根本没在那。在四天没通电话之后,第五天晚上,我打了个电话给那女孩。随便聊了几句,我说有个事不知道怎么说。她问什么事,我说我正在想用什么方法说能不让你受到伤害。她继续追问,我只好说,我这几天没联系你,我思考了几天,觉得我还是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的生活,我不想被别人打扰我的清净。这不是你不好,是我自己的问题。女孩听了,说,我很高兴你能这么坦诚,而且是和我亲自说,而不是通过媒人转达。我尊重你的决定。其实之前我感觉的不好就是撒谎。我这样说不像她说的那么坦诚,而是另有苦衷。但是这苦衷又不能言明。现在她这么说我更感觉对不起她。但是还好我能及时决定分手,否则交往深了更不好办。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同志故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网  

GMT+8, 2019-11-20 09:48 , Processed in 0.071004 second(s), 21 queries .

重庆同志网 重庆第一同志!

© 2014-2015 重庆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