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门户 门户 同志 同志浴室 查看内容

欧洲同志浴室游记

2015-12-4 15:4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66| 评论: 0

摘要: 没有想到的是,在进进出出机场海关中,瓷器宝贝在监视屏中一览无余。当我有一次穿过安检门,无意间朝面向我的监视屏望去时,我赫然看见,满包行李中,唯有宝贝原形毕露。我吓了不止一跳。也就是说,所有安检人员都清 ...

没有想到的是,在进进出出机场海关中,瓷器宝贝在监视屏中一览无余。当我有一次穿过安检门,无意间朝面向我的监视屏望去时,我赫然看见,满包行李中,唯有宝贝原形毕露。我吓了不止一跳。也就是说,所有安检人员都清楚我背了这么一个家伙云游四方,而且,还旁若无人,大模大样。既然是世界性都,那么,阿姆斯特丹就绝不仅仅只是世界游客向往的天堂,同时,它也是全球同志心中的理想圣地。

WARMOESSTRAAT  街(其实它为小巷更加合适),离我住地只有两个街区,有三家同志场所比邻而居。

CONSCIIUS  DREAMS  KOKOPELLI(WARMOESSTRAAT  12)是同志商店,规模颇大,装饰前卫。图书画册以欧洲人为主,当然包括世界当今著名色情男星。用具器具一应俱全。一楼深处是各式性感内裤和皮革猛男装备。二楼是时尚男装。高大的墙体上张贴着含而不露但魅力十足的黑白图画。店员是几个很酷的年轻人,尽管我只是走走看看,他们的目光仍然热情有加。在这家店里,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拿到了一摞当地的免费杂志,其间,同志信息一目了然。

再往前走一段,马路对面,是一家指南上标明LARGE  SEXSHOP名为ADONIS的商店(WARMOESSTRAAT  92)。既然规模很大,自然要进去一瞧,步入一瞅,店面只有不足十平方,小的可怜,四周堆放着类似物品。该店的特色在于光明与黑暗并存,室内有一小门,小门之外游人可以随意浏览,小门之内则是神秘的世界,指南上注明的DARK  HOUSE正在此处。八欧元,进不进去?又逢下午时分,人头稀少,就为了去看看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正寻思着,小门开了,一游客步出,脸上平静,看来,此刻的黑屋,并没有多少风花雪月。于是,决定不进去了。

这间黑屋引伸出的另一则插曲,是在第二天夜晚,当我重游此地时所谓的偶遇。其时,我正嚼着冰棍悠哉游哉地闲逛着,一个高大的黑人当街而立,打量着过往行人。当我擦身而过,余光中可以感到他投来笑意。他的笑容有几分温和。他跟随我走了几步,叫住了我。这是一个体格魁梧,长相尚可的黑人。愿意吸点吗?他的手里有一小袋粉状物体。我拒绝了。荷兰吸食微量毒品视为合法,但我绝不会为了好奇而误入歧途,而且,谁知道他拿的是什么东东?他说今天是他的休息日,闲来无事,来此走走。常来吗?我问。不,通常数月才来一回(谁知道呢?)。他衣着清爽,甚至飘来几分香味。他直截了当:要不要去你那里玩玩?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但问题是为什么他确定我是同志?他笑道,看你吃冰棍的样子,就知道你是了。暗暗一惊,吃冰棍的样子?很正常的样子啊。遂恍然大悟,冰棍应该咬食,而不是吸食。看来,我在不经意间传达了某种错误信息。我以住处不便为由搪塞过去。他又建议,那么就到黑屋子去?不过,就是要买票。考虑片刻,我决定接受他的提议。我们进了小店,他和店员谈了几句,转身让我付十六欧元。十六欧元?不是只要八欧元吗?店员说,因为你帮他买单。为什么要我帮他买单?我登时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我们一起前来,是彼此相互同意的约定。既然如此,理当各自付费。虽然只有八欧元,但这并不公平。我瞪了黑人一眼,NO  WAY,然后,离店而去。黑屋计划转眼化为泡影,而且还真的呈现黑色。

朝前面再走几家,便是一个有三层楼高,大门紧锁的场所,霓虹招牌上,COCKRING  CLUB(WARMOESSTRAAT  96)闪亮夺目。这家夜总会只在周四至周日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五点营业,阿姆斯特丹只此一家同志夜总会,而且是性表演夜总会。从杂志中的画面可以看出,夜总会其规模之大,其猛男之多,其暴露之开放,其场面之令人心血澎湃,都说明了它的不同凡响。我想,对同志而言,这应该是阿姆斯特丹最热闹之地了。可惜我的行程与之无缘,否则,我一定要在周末的午夜时分,来亲眼目睹庐山真面目。

同一条街的另一处拐角,是一家离我住处最近的桑拿浴室,但遗憾的是,我到访之时正碰上内部装修,只得失望而归。

而更让我遗憾的,是在回到旅馆之后当我铺开那些免费同志杂志时,我更加憾然地发现,我错失了一个异常壮观的同志盛宴,那就是一年一度的同志嘉年华游行。阿姆斯特丹的同志游行在世界享有盛誉,其独特的景观是,游行是在船上。美丽的阿姆斯特丹港湾,飘逸的游船,把这些充满彩虹色彩的帅哥们游载到大街小巷。所到之处,人群汹涌,欢声雷动。这一天,最帅气最威猛最亮丽的男同们都出现了,他们在蓝天下,在碧水里,尽情展示他们健康阳光的身体以及他们充分享有自由快乐的自豪与骄傲。只是看着这些图片,我就能感觉得到,如果能见识一回,今生无憾矣!我完全相信,那会是一生中最有代表性也最具震撼力的记忆。

从这些杂志上,我还获得了旅游指南上所没有带给我的大量的最新信息,其中,仅桑拿浴室的广告就五花八门。在反复比较中,有一处颇有档次的浴室吸引住了我。广告照片中,一性感熟男正潇洒沐浴。广告文字里,可以嗅到美男如云的味道。而且,地点不偏,搭乘五路免费公共汽车(专为学生设计,任何人均可乘坐)途径七站至一热闹商业区域,沿着河岸,步行百步即可。

OK,就是它了。世界性都的同志浴室,有太多的诱惑在引领我的脚步。这是一个连栋屋,从外表看,并没有多少新奇之处。然而,广告上的画面(当然可以是虚构的)却给人太多的想象空间。

需要证件,而为了安全,我只带了现金。钥匙可以吗?它至少证明我的住处,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游客而非歹人。店员接纳了。门票二十五欧元,价位尚可。

我真是有眼光——这是我所见过的在规模,设备或是档次上都排名首位的同志桑拿场所。

宽敞的大厅,数位腰间有围者或交谈或闲坐。右侧有一微型深水池,呈现绿色,水温冰凉。穿过墙角,一座六角菱形按摩浴池如睡莲艳然绽放。池子可以容纳十人。间歇性水柱喷涌四方。墙面告示:为了你自己和他人的健康,请勿在池中做爱。人们信守道义,或闭目享受热流冲击,或轻声低语,鲜有动手动脚者。众多男人裸裎相对,共同享用水的爱抚,那真是一种非常美妙的感觉。

桑拿湿蒸间雾气迷离,面积很大。主屋超过二十平米,柔和的光线中,人影晃晃,依稀可见轮廓。侧屋则完全黑暗,不明真象者皆乐在此处小心试探,盲人模象。黑屋永远是人们的最佳选择,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最大程度地满足人们普遍的黑暗心理,无论高矮胖瘦,优秀或一般,都可以浑水摸鱼。所以,这里始终人气旺盛。

干蒸室超级宽大,足足可以塞进三,四十人。

顺着楼梯而上,二楼有酒吧间,录像室,休息厅和众多私密小间。三楼则全是小间。最奇特的是屋顶露台另有一番天地:高高的围墙遮住了外面的视线,数张躺椅在夜幕中散发梦的气息,露台一角再辟一间开放式桑拿洗浴屋。在完全天体的状态中,人与自然完美融合,这是不是一个绝好的创意?

客人很多,尽管不是周末,依然络绎不绝。

我刚进去,就在更衣室遇到一个准备离去的男孩。他个头很高,长相俊秀典雅,身材非常匀称,浑身上下溢发出一种难以抗拒的青春活力。当他松开浴巾,雄健的微微勃起的家伙跃然而出,我简直惊呆了!如此性感尤物,如此英气逼人,在这类场所实不多见。青年人有他们太多的选择空间,他们的青春释放或择友渠道,完全没有必要通过桑拿浴室。眼前的这位刚刚二十出头的男孩,为什么也会孤寂落寞?只有七点时分,他便已然离去,难道他在这里没有得到他所需要的欢愉?鉴于我刚到,鉴于他的欲离,我绝对不敢造次,除了大大方方地欣赏,就只有遗憾——为他,也为我自己。他淡出了我的视野。然而,他全裸的瞬间却成为定格,永恒地散发出一种魅力。中国的语汇向来形像而生动,那一刻,我完全理解了,什么叫作秀色可餐。

我还居然碰到两个中国人。当清晰的乡音传来,我愣了一下。通常,在老外的国家,老中的同志不多。而在这种纯粹以性为猎奇的场所中,老中更少。他们看上去像是学生。在这种场所中同胞相遇,是一件比较尴尬的事。因为彼此太过熟悉,已经难以相互吸引。同时,又因为是同胞,还要相互回避。所以,我只是看了他们一眼,便径直而去。事实上,在这里我又碰到了几位亚裔,我们都只是一笑而过。是日裔,韩裔还是中国人,不得而知。不由惊叹!世界太小了,弹丸之地的阿姆斯特丹,偶然的一间桑拿浴室,竟汇聚了至少有一定比例的东方人。

第一个夜晚,犹如刘姥姥进大观园,我在浴室的各个楼层自由闲逛——在按摩浴池里享受着温暖水流的冲击,在朦朦的湿蒸室尽兴饱览欧洲人的躯体,在黑屋子也不失时机地偷偷趁火打劫一把。后来,我和一人在黑暗中相遇,在伸手不见五指,面对面却丝毫无法辨认鼻子眼睛的黑暗中,他轻轻抱住了我。既然碰上了,那么也是一种缘分了。我迎了上去。我们在黑暗中静静依附,温情地抚摸着对方。在触碰中,我可以感到包皮翻开后的黏液。他难道不经常清洗?抑或是欧洲人的习惯?这让我大惑不解。他蹲了下来,用满腔的温暖滋润着我。只有一会儿,我便一发而不可收了。我很抱歉地谢谢他并转身离去。直到走在晚风悠悠的大街上,我还是忍不住笑我自己:这就是我来到欧洲的第一次激情?这第一次,与我至少应该是建立在两情相悦的前提下发生性爱的初衷大相径庭。这第一次,就这样稀里糊涂,不明不白地发生了,甚至连对方是什么模样都一无所知。

第二天,我再次前往。我并不指望我在那里会有艳遇,我只是希望能把这个让我惊叹的顶级桑拿浴室永远刻印在我的记忆中。我根本没有想到,正是这第二个夜晚,我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体验,让我第一次完成了对性爱含义的真实了解。这,是我的欧洲之旅,同志之旅的真正收获,也是最大的收获。

有比较才有鉴别,然而只有最后一个晚上的机会,我却并不打算另辟蹊径,以免届时差强人意而懊悔不已。于是,我继续在傍晚时分,乘坐同样的巴士,到达同样的地点。我希望阿姆斯特丹的最后一夜,能够留给我更多一些美好的回忆。同时,我也期望白天在跳蚤市场淘到的刻着“爱在阿姆斯特丹”的瓷器能有一个真切的呈现。爱,是心底涌现出来的情愫。只是,会有爱吗?我陶然一笑,摇摇头——我自己都不相信。

一切显得轻车熟路,只因为是第二次。

一切依旧,尽管是周四,人们仍然络绎不绝。

我在四层楼之间闲庭信步,在按摩池中享受暖流,在干,湿蒸屋里来回穿梭。约一个小时之后,我被一双胳膊抱住了,在幽暗的湿蒸屋里。

这是一个比我高大强壮的身体。由於太过黑暗,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凭感觉触摸他的肌肉和皮肤。他温情地拥着我,厚实的手掌在我背部,腹间抚过。他握住了我的,手法轻柔。有人试图同时接近我们,被他有些生硬地推开了。他愿意独享。

我抚摸着他,触感干净而有力。

数分钟后,他示意我出去。步他的后尘,我只能感到他宽阔的背影。我想,我真是荒唐透了,跟着一个人,居然不清楚他的相貌,如果他的正面丑陋不堪呢?那么,我何来欲望?而且,他是如何“盯梢”上我的,我一无所知,因为感觉上他是一进黑屋便径直朝我摸来。

随着他稔熟的脚步,我们来到二楼,进入一间有半人高遮拦的小间。地上铺着两张垫子,左侧的微灯闪着柔光。他用浴巾罩住灯光(完了,如此一来我彻底看不清他的真实面目了),然后,牵着我缓缓躺下。感觉真好。这与我所期望的氛围一拍即合。做爱应该是要有情调的。我们相向而卧,彼此拥有对方。

在随后的接触中,我看到了他的容颜。长相正常(很幸运非凶神恶煞状),典型的欧洲人模样。短寸头,发色灰白。小眼睛,目光柔和,眼眸同样呈现灰色。高鼻梁,嘴角性感。他的年龄应该在五十左右。我估计他是第一次和东方人相交,也许是东方人身材的匀称和肌肤的质感吸引了他,也许是对东方人的好奇,当然也许,是慧眼独中?一笑。

他伏在我身上,舔着我的一切。从前额,脸颊,唇角,脖颈,到腋窝,手臂,手指,到胸脯,乳头,到小腹,大腿内侧,到小腿。他温存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网  

GMT+8, 2019-11-20 22:58 , Processed in 0.066004 second(s), 21 queries .

重庆同志网 重庆第一同志!

© 2014-2015 重庆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