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门户 门户 同志 同志浴室 查看内容

同志浴室故事:窥探男浴室(图)

2015-12-4 15:3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 评论: 0

摘要: 男浴室,大多数人都很熟悉吧。对于一个直男来说,去浴室洗澡没啥特别的,只不过是一件不得不完成的任务罢了,顶多洗完了轻松一躺,逍遥一会儿。  对我这个喜欢同性的男人来说,去浴室洗澡可不止洗洗躺躺,有时候还 ...
浴室,大多数人都很熟悉吧。对于一个直男来说,去浴室洗澡没啥特别的,只不过是一件不得不完成的任务罢了,顶多洗完了轻松一躺,逍遥一会儿。
 
  对我这个喜欢同性的男人来说,去浴室洗澡可不止洗洗躺躺,有时候还会有意外的收获。要知道,这个塞满男性肉体的空间,是个不设防的世界。

  小时候,我对同性的身体并没有什么想法。记得跟我们村的小孩一起到湾里洗澡,大家最喜欢的就是站在坡上往水里跳,水花四溅。那时候大家的小JJ都没长毛,似乎长了毛是件奇异的事情。有个小名叫小友的,才上两三年级吧,那里就长了黑毛,我们都觉得是件害羞的事情,但心里又觉得该是件骄傲的事情,因为似乎听大人说,那里有了毛,就是个大人了,不是个小孩了。我们没有一个人嘴上说这值得骄傲,反而觉得身体的发育是一个笑话。渐渐的,我们疏远了这个太早长毛的异类,他开始跟比他大的大孩子一起玩。
 
  到了高中,对同性的身体有了想法,总想知道别人的身体,尤其是关键部位是怎样的。大概每个男孩在成长的时候对自己的尺寸都不大自信,总觉得是不是别人的比自己的大啊什么的。

  上高中的条件很差的,尤其在冬天,我记得是成月的不洗澡,也就是在洗头的时候洗洗脖子。爱干净的有个同学叫王朝晖,他经常提一桶热水,兑上凉水,就在宿舍门口洗。现在想来,爱干净只有一个原因,他有女朋友了。事实也是。这个王朝晖,发育得比较早熟。我们那时候都营养不良,他身上倒是肌肉结实,胸膛是胸膛,P股是P股的不过那时我正迷恋着LH,正开始我的初恋,对他没什么兴趣。我从楼梯往上走,正好看见他正对着我,他的家伙也跟我打着招呼,尺寸不小,跟王朝晖一样,发育得也算早的。也许是由楼梯下层往上看,冲击力格外的强,所以给我的印象也很深刻。后来我也洗澡,王朝晖打趣我,家什不小啊。我不知道他是恭维我还是怎的,反正那时候我总觉得别人的比我的大。还有一次,我不小心闯近了水房,里边几个不认识的学生在洗,其中一个家伙的尺寸实在是壮观,长得不可思议,而且曲里拐弯的,好笑之极。看他的个头,并不高大魁伟,也许这可以作为一个身高与生Z器官尺寸并不成比例的证据。
 
  到了大学,条件稍好点,我们到学校浴室洗。说来好笑,第一次到正规浴室洗澡,手忙脚乱的。先买了澡票,领了钥匙,然后找自己的号码,每个钥匙上的号码对应着属于你自己的衣柜。我跟一位赵姓同学去,两个人找了很长时间才找到自己的号码。他脱了衣服,我偷看了他一眼,他的家伙不小,而且比较粗壮,规格型号算齐整的了,尤其是他的那个地方几乎没毛,干干净净的,那就叫“青龙”吧,跟他的人比较配。我的这个同学身高175左右,性格比较潇洒,外貌白净斯文。但是我比较喜欢粗犷一些的,所以对他并不感冒,但是做普通朋友挺合的来的,至今比较怀念他,觉得那是真正的男人之间的友谊。

  如果你晚一点去我们学校的浴室,就会看见一大片人有的脱衣服,有的洗完了穿衣服,蔚为壮观。我后来在我们学校呆熟了,胆大了,就故意在洗完了穿衣服的时候磨蹭磨蹭,故意多看看其他人的身体,研究一番,比较一番,深以为乐。
 
  还记得有次我刚好洗完澡正在穿衣服的当口,一抬头,我对面一个男子正要穿上他的内裤,双腿之间两个硕大的物什……如此大的可是从未看见过。记得小时候一个玩伴说过,有个小孩得了我们俗称的“气蛋子”,术语大概叫疝气吧,两个G丸充气膨胀,应该很疼吧。每逢发作,需要他姐姐给他揉搓好一会才会消肿。我们是当作一个笑话说的,莫非这男子也是一种奇异的病态?不过,在我看来,那么大的两个玩意也是很有男性气概的,很性感。

  我们学校的浴室设施也比较简陋,是脚踩式的,据说可以节水,实际上很浪费水。经常会出现上面的莲蓬头不见了,水流从上面直直地冲下来而不是作天女散花式。
 
  偶尔,湍急直下的水流敲击了一下我的小头,我像触电一样,居然产生了些许快感。我忽然明白了什么,一个念头象闪电一样闪过。

  一次洗澡,我故意去得很晚,磨蹭到我所在的隔间已经没人了。我站在水流下,把水量拧到最大,让直下的水流冲击我的下体,身体慢慢转侧,一阵阵的快感袭击着我。冲吧,让水流来得更猛烈些吧,冲击我的身体,也冲击我的灵魂。在这个孤独的浴室内,孤独地自渎,在一阵阵颤抖后,身体神经质地抖动,喷射出的液体被冲到下水道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一段时间,我迷恋着这种刺激,欲罢不能。那段冲动的岁月无以寄托,只能在一次次地独自体味肉体的激情……

  工作后,我依然不改偷看男人的喜好。每每看到自己喜欢的,便觉得这次澡没有白洗。看着看着,尴尬的事情便是身体会不由自主有了反应。每逢欲望燃起时,便告诫自己,要挺住,要挺住,打消这些念头,别让人笑话。实在不行,就弯下身子,装作搓洗自己腿上的脏东西来作遮掩。
 
  每次洗澡,如果发现“猎物”出现,便开始了一场战争。如果“猎物”比我晚去,便悠着点洗;反之,则赶紧洗。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赶在“猎物”洗完之前,自己正好洗完,这样穿衣服的时候,“猎物”正好光着身子出来。这时机并不那么好把握,可不就是一场战争嘛!

  有时候做得不好,比如有次我匆忙出来,可是我的那位目标W已经套上内裤了,正弓着身体往衣厨里找衣服,露着半截P股。我只能哀叹这位是个急性子了,洗澡的速度如此之快,我实在是撵不上他。如果一切完美,自己坐在凳子上慢悠悠地穿着衣服,而目标正光着身体仓皇出来,便会形成敌弱我强的形势,有衣服保护自己嘛,就可以趁机大饱眼福。
 
  其实,现实生活中的男人,穿上衣服都有模有样的。但是脱下衣服来,能经得起推敲的没有几个。我是近视眼,在浴室里洗澡的时候要摘下眼镜,所以朦朦胧胧地雾里看花,就觉得有好些个身体都挺健美强壮,感觉很好。但是一出来,穿好衣服,戴上眼镜,再看,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平生最遗憾的两件事,是高中时喜欢的LH,大学时喜欢的梁君,居然都没有看到他们的家伙。曾经在黑暗的被窝里摸过LH的东西,硬硬的,很短小,不知道高中毕业后还发育否?梁君的既没见过也没摸过,记忆中有次夏天我们宿舍一帮弟兄打牌,我在旁边观战,有意识地站在梁君旁边扇扇子,动作很大,故意让风也能吹到自己心爱的人身上。那时的自己就是这么二,暗恋对方,从来只知道付出,不求回报。梁君穿着短裤,能看到肚跻眼周围黑毛丛生,在那时的我看来,那就是最性感的了。最零距离的接触是在上海锅炉厂实习,我们嘻嘻哈哈在水龙头下洗澡。在那里我们发现两件新鲜事,一个是夏天从水龙头里流的水居然是温的,第二是上海男人半夜起来洗澡都穿着内裤,我们大为诧异,并且为自己的“野蛮”而羞愧,于是也“文明”起来了。就为这个,我没能窥见梁君的全貌,上海文明真是害人不浅。在他的白色内裤下,黑黑一片,想来也是茂密的树林了,可惜未能到此一游,憾憾。
 
  一页页的往事随风而逝,似乎清晰如昨,又遥远得宛若前世,可望而不可及。

  如今的我,不再过分地追求身体上的快乐,更不会如年少时可笑地以为只有浓密的Y毛和胡子才叫男人。有些时候,在一张平凡的面孔后面,也许藏着一颗博学多才、细致善良的灵魂,这样的男人更加可爱。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就用曹雪芹的这句话来结束我的回忆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网  

GMT+8, 2019-11-15 11:05 , Processed in 0.055003 second(s), 20 queries .

重庆同志网 重庆第一同志!

© 2014-2015 重庆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