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门户 门户 同志 同志酒吧 查看内容

一名同志在香港同志浴室的见闻

2015-12-4 15: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 评论: 0

摘要: 五一的时候,我和我BF,我老婆和她GF,借着结婚的名义去了香港。   我们去了一家叫做南极星的同志用品商店,里面东西不多,就是一个字——贵。内地出版的“魅力先生”在北京卖20元,在那里过期的要卖60元,港台露 ...

五一的时候,我和我BF,我老婆和她GF,借着结婚的名义去了香港


  我们去了一家叫做南极星的同志用品商店,里面东西不多,就是一个字——贵。内地出版的“魅力先生”在北京卖20元,在那里过期的要卖60元,港台露点的同志杂志都要100港币以上。出于好奇,我们买了一本漫画书、一本杂志。回到酒店一看,那期杂志里有非常详细的香港同志浴室介绍。香港不愧是开放之都,大大小小的浴室不下20家,且从介绍上看,均各有特色。比如有的有最大的SM床,有的有最大的多P做爱毯等等。看得我好奇心顿起。尽管BF坚决反对,我还是拉着他去了离酒店最近的一家浴室。

一名同志在香港同志浴室的见闻

  我们按照地图所羁,在繁华的薛尼诗道上寻找。香港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所有的临街商业房均不只一层,除了临街的店面外,二层以上还隐藏着许多店铺或娱乐场所,里面有麻将馆、色情商店等,各色人等川流不息,真是鱼龙混杂。我们要找的浴室也隐藏在这样一个小小门脸的商业楼里。相邻的薛尼诗道上车水马龙,里面却别有一番世界,让人感觉到香港的光怪陆离。

  这浴室的大门紧闭,按下门铃,打开一扇小窗,里面探出一张布满皱纹的脸,看我们象自己人,才把门打开。看来,私密性做得不错。前台里坐着个老先生,带着眼睛,头发花白了,不知是老板还是伙计。他冲我们大声说着粤语,我们似乎很认真的样子,脸上始终保持微笑,不过一句也没听懂。好在没关系,他麻利的地给我们更衣柜钥匙、浴巾,也用不着过多的语言交流。往里走就是更衣室。我从没见过这么小的更衣室,也就20平米左右的样子,贴墙立着更衣柜,更显得地方狭小。更衣柜都是1尺见方的小柜,好在是夏天,没多少衣服。我们脱了衣服,披上浴巾,进去洗澡。

  在更衣室和浴室之间,有个休息室。里面有吧台、红色的沙发、电视,茶几上摆着同志杂志,几名20几岁的客人正在里面聊天。他们坐得很端正,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浴室同样很小,大概有4个花洒,之间有隔断,但并没有浴帘,给人若即若离的感觉。有特色的是,每个浴位正对的墙都被挖空了一块,墙上镶着玻璃,里面是电视。要命的是,电视里循环播放的都是毛片,欧美的,大干特干热火朝天的那种。你可以一边洗澡一边欣赏,只是,不听话的JJ让你洗完澡后不好意思走出来。

  幸好进门的时候给了条浴巾,我就用它遮住紧要部位出来。后来才知道,这浴巾的作用很大,它就相当于浴袍,在某些区域是必须围着才行的。淋浴间的旁边有间小小的土耳其浴室,里面水汽蒸腾,烟雾缭绕。奇怪的是,这里并没有内地常见的芬兰浴室。大概香港人都喜欢比较朦胧吧。

  小Y先去了休息室,我在湿桑里蒸了一会。除我之外,里面还有一个人,看不清脸,大概30来岁的样子,身材还不错。我们并排坐着,他的手很自然的搭在我腿上,仿佛我们是很熟识的朋友。过了一会,他的手开始在我腿上摩挲,我下面本能的有了反应。他的头凑过来,脸对着我胸口,舌尖轻舔着我乳头。我这里很敏感,不自主的闭上眼睛,发出轻微的呻吟,觉得下面涨得有点疼了。他好像知道我要什么,手顺着我大腿根划进了围在腰间的浴巾。顿时,我的JJ得到了抚慰。

  我怕小Y进来,赶紧从兴奋中挣脱出来。出了浴室,顺着黑黑窄窄的过道往里面走,就是休息厅了。所谓的休息厅,并不是一个大厅,而是象单元房一样有很多房间。这些房间有大有小,不过最大的也就10平米。房间的主要空间都被床占据,床的大小依据房间而定,小点的是双人床,大点的类似于通铺。床上并无被单,而是覆盖着海绵垫,红色的人造革皮面很是耀眼。房间的墙上安装着液晶电视,电视的尺寸相对于房间来说非常大,里面照例放着欧美毛片。红色的床面,大屏幕电视里的毛片,这一切都不断的刺激着人的感官,让人不由得全身发热。房间的床上稀稀拉拉躺着几位老同志,他们可能在守株待兔,门口则站着三三两两的看电视的年轻人。

  穿过几个大同小异的房间,来到一块黑色帘子面前,这里似乎到了浴室的尽头。不过掀开帘子,里面又是另一番让人惊讶的世界。帘子后坐着位工作人员,他示意我把浴巾给他,然后给我一个手牌。我这才知道这里才是浴室的核心地带,是“一丝不挂”的隐秘地区,而在外面,是必须要围浴巾的。里面非常黑,从被电视耀得晃眼的房间过来,感觉伸手不见五指。我只能顺着墙壁摸索着往里走,墙壁不断的折叠来回,象个迷宫。我的心情也很紧张兴奋,不知道里面会遇到什么。

  经过几个来回,来到一个稍稍宽点的通道,可以并排站三四个人。这里比刚才稍稍亮了些,因为墙头有个小窗子,外面喧闹世界的灯光可以透进来。借着灯光,可以看清这里的结构。过道的两边分别是三个门,门很窄,门后是一个个小小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有些夸大,因为它们的面积也就2平米左右。里面没有床,地上直接铺着垫子,上面刚刚够并排躺两个人。这些房间的用途不言自明。门上有插销,如果从外面推不开门,则证明里面正在上演精彩好戏,只是,这些戏是不公映的。

  此时,门外的过道里站着10几个人,原来这里是浴室里人最多的地方。大家坦诚相见,借着灯光,可以看清每个人的身材长相。这些人中,30多岁的居多。香港同志浴室分得很细,从介绍里看,有的是专供小孩娱乐的,有的是为老人服务的,还有熊出没的,甚至还有专门的SM浴室。而我们今天来的地方可能就以30来岁的为主。他们的身材还都可以,只是与香港街上的风景不同,这里真正的帅哥并不多(香港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满大街的帅哥)。

  看来,这个过道就是同志们相面的地方,看好后就到房间里“办事”。夜色中,迷离的眼神流转,耳中是从门后传来的呻吟,空气里弥漫着淫欲的味道。我靠墙站着,欣赏着眼前的这一切。双手捂在前面,不让我的欲望暴露在众人面前。

  几乎同时,两个人走了过来。可能香港人比较喜欢咪咪,加上我胸肌发达,他们不约而同的伏下身舔我乳头,其中一个还用微微长出的胡须蹭它。天哪,这让我怎么受得了?很快,不知从哪里冒出许多只手抚摸着我的胸部腹部后面前面,这些手把我拖上了天。就在这头晕目眩的混乱中,一个人把我拽进了房间,我就这样在众人面前消失。

  他熟练的打开墙上的灯,这灯很小,光线很黑暗,但却足以使我看清对方的脸。这是一个20多的小伙子,个子不高,皮肤黝黑光亮,肌肉饱满,身材结实,是个不错的家伙。他把我按到垫子上,埋下头开始为我口交。他的口活很好,弄得我全身肌肉紧绷,不住地颤抖。他的JJ也很肉头,手感不错。间断着,他抬起头跟我说着什么,是粤语,我听不懂。不过我并没有询问,因为这当口说的无非就是那些话。过了许久,他的头停止了上下活动,转而向墙上寻找着什么,顺着他的目光,我才发现墙上有两个架子,里面是码放得整整齐齐的小袋子。用手一摸,才知道一个是安全套,一个是小袋KY,此外,还有卷筒卫生纸。看来,香港的服务真是到家。正感叹着,忽然发现他打开一个袋子,抽出套子往自己的JJ上戴,这才意识到他刚才可能是在问我能不能干我。我已经许久没做0了,可不想在这里破身,加上时间很长了怕小Y找我,赶紧跳起来跑了出去。

  外面依旧不少人,不敢久留,顺着过道往前走,三拐两拐,又回到那个挂着黑帘子的地方。服务员接过手牌,类似于存衣处似的找到了我的浴巾。从这点来看,这些浴巾的卫生应该是有保证的。

  这间浴室面积并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螺獅壳里也可以做道场,总的来说,还是很有特色的。小Y在这里还有些经历,就不详说了。等我们从浴室出来,已经是深夜了,街上依旧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恰巧那个要干我的男孩和我们一起出来,在街上,根本看不出他是同志,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消失在人流中,消失在这五光十色的香港暗夜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网  

GMT+8, 2019-11-15 21:19 , Processed in 0.054003 second(s), 20 queries .

重庆同志网 重庆第一同志!

© 2014-2015 重庆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