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门户 门户 同志 同志故事 查看内容

七年夜上海!同志真实生活回忆录

2016-1-10 07:0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8| 评论: 0

摘要: 至2013年8月10日,我来到上海已经7年。7年有2555天,61320小时,我拿到一纸学位证书、跳槽8家公司、做过3个工种、搬迁3次住处、换过6个室友、交过11个男朋友。      一切数据都见证了我在上海的孤单漂泊,但我却 ...

至2013年8月10日,我来到上海已经7年。7年有2555天,61320小时,我拿到一纸学位证书、跳槽8家公司、做过3个工种、搬迁3次住处、换过6个室友、交过11个男朋友

  
  一切数据都见证了我在上海的孤单漂泊,但我却很享受这种孤独的味道——隐居在茫茫人海中。这7年隐居上海的时光流转着一个一个人、一段又一段情,记录下我人生中最好的青葱岁月。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
  
  7年中某个盛夏的夜晚,睡不着,一个人走路,从淮海中路高安路的住处散步一个多小时到外滩吹风。那时刚毕业,工作没落实,男友回了老家,心情极差。凌晨2点多,黄埔江上依然有几艘轮船经过,对面陆家嘴高楼的灯光闪烁着暗淡的光,没有上半夜辉煌璀璨。几人在外滩游走,中山东二路车流渐冷,但从没停过,对面酒吧门口的男男女女散发出一股股浓重酒精味道,突然一个拾荒的中年男子走到跟前跟我说话,叫我看不远处一个有点脏兮兮的小男孩说:“需要服务吗?”
  
  7年中某个初秋的夜晚,我站在位于淮海中路嵩山路的雅诗阁公寓高层。这一夜我像往常许多夜一样在pete的住处发生着一夜情累积起来的几夜情,我们通常会玩一种“窒息游戏”。有时我会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的楼群林立,看到了我当时白天上班的香港广场。突然看到一个老外在淮海路上打飞机,兴奋地对着卧室方向大喊:“pete,快来看啊,有个老外在马路边打飞机,鸡鸡比你还大啊!”当我喊着Pete时却突然忘了他正是来自亚特兰大的老外。
  
  7年中某个深秋的夜晚,我从浴室桑拿回来,穿着一件破旧的大棉袄。手机铃声响,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叫我送几本《goodguy》杂志和杜达雄的《M1》到上海浦东机场,他要赶飞机去巴黎,买几本杂志在飞机上看。当时我是台湾热爱杂志上海的客服兼销售外加上海落地给客户送货的服务。把几本杂志装在背包里,很重,一路从地铁2号线静安寺站背到了浦东国际机场。他说:“经常往返于香港—上海—巴黎之间,以后有机会路过上海,请我喝咖啡感谢我送货的辛苦。”
  
  7年中某个初冬的夜晚,那时应该大二,在上海的一家GAYBAR做兼职服务生与一个夜场MB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我看着他被包含芝华士在内的各类洋酒逛到烂醉如泥。那一夜等他一起下班,只为了扶“宿醉”的他回家。在出租车上他一边哭一边胡言乱语,还吐了我一身,把出租车后座也弄脏了。司机用上海话破口大骂,我和司机对骂,一路从老西门骂到了淮海中路常熟路。隔着车窗看着淮海路上各色奢侈品店的灯光依然在玻璃橱窗闪亮,映衬着朋友身上那件gucci衬衫和浪琴手表以及他那酒精作用痛苦的脸。
  
  7年中某个开春的夜晚,我在当时BF的华东政法大学博士生公寓楼某间宿舍里,各类法学书籍摆了满满一书柜,我却翻着朱天文的《荒人手记》打发时间。BF在与一个上海的靓丽小受视频激情,视频里两个人从前戏到高潮说着许多“飞机呓语”,那个美受在视频那边大喊:“哥,快来狠狠操我,操死我。”我的BF努力打飞机伴随着喘息声,而我一边看着他的举动,然后低头继续看书,忍不住笑了,觉得他们好可爱。
  
  7年中某个初夏的夜晚,和我的“假脸姐妹团”一行人浩浩荡荡从Shanghaistudio浪到了angel。他们在一堆如云的帅哥中物色各自的猎物,而我只顾在舞池中“群魔乱舞”看着他们在吧台上装B喝酒,在走廊处神情优雅的吞云吐雾,您好,借个火好吗?香水味混合着汗味向我扑鼻飘来。或许在舞池中热吻,伴随HI到高潮的音乐,流转的灯光,奇怪了,刚才谁吻了我来着?凌晨酒吧散场,我的姐妹团成员们都有了各自的去处,上了酒吧门口一辆辆等待生意的出租车。这一夜,我需要独自散步回家,耳中听着音乐。宁静的夜晚,路边的梧桐树。想起某天梧桐树荫下,一个男孩亲吻了另一个男孩。
  
  7年中某个盛夏的夜晚,地铁中山公园站,这里是上海最大的中转站之一。我从2号线换3、4号线密密麻麻的人流中,在楼梯上看到两个帅哥庞若无人的接吻。路过的人流中没有一个停留,都在匆匆忙忙的赶路。有的人看一眼会露出见怪不怪并略带鄙夷的目光,然后快步的走开了,更多的人则是无瑕顾及。在上海,时间快来不及了。在无数次的地铁行程中,总有那么几个心动男生擦身而过,然后消失在人民广场或陆家嘴的人流中,其实我们所有人都在海上这座城充当着别人一瞬而过的心动男生或女生。
  
  7年中又一个初秋的夜晚,为了销售杂志,我在EDDYsBAR等gaybay贴了宣传海报,上面有我的电话。然后有一天电话就来了,是一个男孩叫我把杂志送到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他去看话剧顺便拿一下杂志。我在安福路话艺中心门口看到其中一张海报,是一个罗马尼亚的剧团来上海演一出貌似与GAY有关的话剧。剧场等待区来了好多帅哥,究竟是哪一个要买我的杂志呢?我拨通了那个男孩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你在大门口等一下,我叫我男朋友过来拿一下。”于是我等来了我前前男友,他说:“我帮我BF来取一下杂志。”那一刻,我们彼此惊呆了,然后,就木有然后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同志故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网  

GMT+8, 2019-11-12 21:42 , Processed in 0.057004 second(s), 20 queries .

重庆同志网 重庆第一同志!

© 2014-2015 重庆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