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门户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短篇同志小说:父亲的秘密

2016-1-9 15: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4| 评论: 0

摘要: 作者:暴雨倾城 (keke_97@163.com)   我叫莫磊,今年21岁,在广州大学城里某知名高校读书,目前是大四学生,明年七月毕业。   我父亲在银行里担任高层领导,所以我基本算一个“富二代”,跟杨惠妍那种亿万级别 ...

作者:暴雨倾城 (keke_97@163.com)


  我叫莫磊,今年21岁,在广州大学城里某知名高校读书,目前是大四学生,明年七月毕业。

  我父亲在银行里担任高层领导,所以我基本算一个“富二代”,跟杨惠妍那种亿万级别的当然无法相提并论,人家什么都不用做,每天光花钱,也花不完,更不要提及郭美美,她光靠美色,就能开玛莎拉蒂,我不行,我奋斗到二十岁,也只能开一辆本田雅阁,这还是我过二十岁生日的礼物。我父亲跟一般的有钱人或者腐败官员不同,他并不好色,在生活作风上非常保守,尽管和他传出过绯闻的阿姨姐姐陆续有一些,但没有一个能真正晋级成为我的继母,在这一点上我对他很信任。

  其实,我的父母亲早在我八岁的时候就离婚了,没过两年,妈妈改嫁给暗恋她长达十几年之久的大学同学,后来一起移民去了加拿大。再后来,妈妈生了一个小弟弟,很漂亮,也很可爱,偶尔会带回国来,他整天都会缠着我不放,我也很喜欢这个小弟弟,胖嘟嘟的脸蛋,忽闪忽闪的眼睛,还有嫩滑的肌肤,简直就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玩具。

  从小到大,我并不知道家里的经济状况如何,也说不清有几处房产,反正有关于钱的事情我不关心,也没有感受过缺钱是啥滋味。上了大学以后,才知道身边有很多贫困家庭来的同学,每天为了省一点钱,在饮食上算来算去的,这才稍稍理解了金钱的意义。原来,一分钱真的可以难倒英雄汉。

  我一个人住在中山大道西的一幢房子里,两室一厅,全套家具都是从国外进口的,而父亲则住在中山大道东的另一个家里。自从考上大学的那一天起,我就宣布独立生活,父亲并没有异议,他觉得这样挺好,有利于我的成长。每天,我都会开着父亲送给我的本田雅阁上学,通常我把车停在离教室很远的地方,而父亲则由他的秘书兼司机吴涛送他到公司,就这样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每天一个向左,一个向右,穿梭在中山大道上,却不曾有真正的交集,只在周末聚餐的时候,才能见面,我觉得我父亲对我,就像是对待一个很好的朋友,从不强求,也不抱怨。

  小的时候,隔壁的阿姨,总是让她家的女儿跟我交朋友,也不管我愿不愿意,好像我父亲是银行的官员,钱就变成我家的一样。不过,有钱这件事本身是把双刃剑,好处是你想要买什么就可以买到什么,缺点是我一直很怀疑别人对我的用心,生怕他们与我交往的目的,是为了觊觎我父亲的财富,渐渐地对身边的朋友们产生了一种不信任感。我感觉自己从来不缺少物质的东西,也不缺少别人的关爱,但我缺少一种爱别人的能力。

  比如,初中时代的校花张珂儿,她之所以愿意和我一起约会,无非是我曾答应她,给她买一只限量版的芭比娃娃,那个玩具要2000多块钱。当我拥有的东西越多时,就会感觉到更缺少点什么,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也很渴望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郑永力是我们学院国际金融专业的学生,跟我同一届,他来自北方一个小城市,家境一般,父母都是工薪阶层。不过,他在身高、气质、学习成绩,以及其他的方方面面都超过了我,这让我有点不爽。对于我来说,考大学没动用过父亲的关系,完全依靠我个人的力量,照样进入了一流大学,而我的身高有1米76,体重66公斤,相貌堂堂,气质不凡,颇得女生们的喜欢,最重要的是我的衣着很有品味,只穿一些名牌,这一点让很多人无法比拟,所以我一直有种优越感。可郑永力是唯一一个不需要用金钱来堆积,就能让我心服口服的人。他平时穿着一般,主要以校服为主,喜欢在篮球场上耍帅,只要他一上场,那些原本对我心仪的女生,会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纷纷围在那里掉口水,仿佛人人都恨不得扑上去亲他一下,还有人私底下叫他“流川枫”。说实在的,郑永力身高有1米82,身材比例匀称,胸部肌肉发达,确实是少女心目中理想的类型,再加上他有很强的男子气,这一点我比不上。更要命的是,他学习成绩优秀,从大一到大三,一直是一等奖学金获得者,还得过长江奖、金穗奖之类的,唱歌水平也迷死人,这种品学兼优的男生,当然深得众人青睐了。我对他,只有羡慕嫉妒恨。
1234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网  

    GMT+8, 2019-11-12 21:41 , Processed in 0.077005 second(s), 21 queries .

    重庆同志网 重庆第一同志!

    © 2014-2015 重庆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