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门户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中篇同志小说:1069

2016-1-9 15:3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7| 评论: 0

摘要: 序   自从我有记忆以来,就在这个大城市了,每天坐地铁上学,外婆准备好的早饭,Chet的音乐,看着拥挤的人群,是我上学唯一的休闲。   我就读于一个所谓名校的高中,这里的老师早上6点钟上班,晚上10点钟下班, ...

  自从我有记忆以来,就在这个大城市了,每天坐地铁上学,外婆准备好的早饭,Chet的音乐,看着拥挤的人群,是我上学唯一的休闲。

  我就读于一个所谓名校的高中,这里的老师早上6点钟上班,晚上10点钟下班,这里的学生,被分数和排名奴隶着,当然,也包括我。

  自从我有记忆以来,就没有父亲,也没有爷爷奶奶,家里就只有我,妈妈,还有外婆,这个城市,没有我其他的亲戚。

  但是与许多单亲家庭不同,妈妈和外婆思想很开放,在我7岁那年就给我灌输了单亲家庭的概念,在我11岁的那年就让我主动去追求自己心仪的姑娘,于是,我在16岁就有了性生活,和我发生关系的那个女孩整整比我大三岁。

  在校园,我明目张胆地追求女生,这在一个名牌高中,是非常不可思议的,这样的日子很有成就感,你会成为大家口中的风云人物,校园的八卦新闻会围绕着你展开,女生们会私下讨论我现在在和那个女生恋爱,男生们会私下凑过来,讨论女生私处的构造。

  因为我跟他们不同,我的外婆和妈妈支持我早恋,即使老师把她们一次次叫去谈话,她们也会阴奉阳违,回到家,告诉我,下次别这么张扬,低调点,别让她们下不了台,然后就开始八卦地讨论我新交的女友,要求我给她们看照片。她们甚至互相吵架,各自支持不同女生,就想支持超女一样,让我去追求她们各自支持的女生。

  我很爱她们,我的妈妈,和外婆,是她们开放式的家庭教育,让我比同龄拥有更多更多的自主权和发展权。

  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生了争执,事情的起因是我告诉他们一个奇怪的梦。我没想到这个梦,以及后来的事会给他们这么大的反应。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和她们争执。那一年,我刚满18岁。

  第一章

  这是一个奇怪的梦,每次梦到都是两个男人抱着一个小孩,他们相拥在一起,站在无垠的大草地上。

  那应该是在内蒙吧?不然哪来这么美丽的草地我跟外婆说。

  外婆神色有点凝重:那这是一个梦而已。

  但是怎么会梦到一对男人抱着一个小孩?我跟她打趣。

  外婆吱声不语。

  那个孩子会不会是我?我自己对自己轻声念叨。

  胡说!你瞎想什么,外婆把早餐塞到我书包,然后指指时间,不早了,快去上学吧!

  我带起耳塞,耸耸双肩包:外婆,我走了,晚上我要吃尖椒牛柳!

  好的

  我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外婆,总觉得她有什么心事。

  Hi,贝尔!

  我回头看了看。

  Allen你也在一号线换车?我摘下耳机。

  Allen是我网球班结识的同学,身高180,但是体重才120,标准晾衣架。

  Allen是一个文科班诗人级别的人物,

  每天专研一些古文学,除了语文和英语,其他的课程确实出奇的糟糕。

  关于Allen有些蛮有意思的传闻,传说他从来不跟女生讲话,永远穿着内裤洗澡,种种种种

  当然还有最为爆料的是,有一次他在收拾课桌的时候,从一堆资料里面滑出一支润滑剂。

  Allen的朋友很少,但是Anyway,我喜欢跟他在一起,无论是聊天还是一起打球。

  总的来说,Allen属于帅哥,浓眉大眼。从小到大我有一个习性,喜欢和帅哥做朋友,上厕所的时候还会偷窥他们的私处。

  我将我的这种行为理解为一种欣赏,其实后来发现是理解错误了。

  在校网球双打比赛的时候,我和Allen组了一对,天天下课后一起练习。

  有时候他会请我吃饭,吃饭前我们会去学校的浴室洗澡。

  一般我们都会练习到很晚,所以去洗澡的时候整个浴室寥寥的只有几人。

  Allen和传说中的一样,每次洗澡都是穿着内裤。

  直到有一天,那一天是我们双打比赛进入四分之一决赛的时候。我们练习到很晚。去洗澡的时候整个浴室就剩下我们两个人。

  趁着无人,我对着正在洗澡的Allen调侃:为什么你每次洗澡不脱内裤?是下面构造不一样吗?

  Allen有点害羞。

  我被窘在了那里,接着他的话更是把我窘到了

  你想看吗?

  回到家,脑子确实一直浮现着那一幕,一直到很晚才睡着。

  那天那个梦又出现了,两个男人的背影,其中一个人抱着孩子,他们的手还是牵在一起。其中一个男的回头微笑地看了看我那个不是我吗?

  在晚饭的时候我把这个奇怪的梦告诉我外婆和妈妈,完全出乎我意料,我原本以为会把她们逗乐,谁知道妈妈把碗狠狠得往桌上一砸:够了!上次你不是跟你外婆说了嘛!

  但是这次我看清楚了那个男的长得好像我啊!

  砰一声,妈妈把碗扔到地下:平时都跟什么乌烟瘴气的人混在了一起,做这种肮脏的梦!路贝尔我告诉你,是我们平时太宠你,以后下课直接回家,不许在外面跟别人乱混!

  我怎么啦?哪里肮脏啦?

  跟男人在一起还不肮脏!以后你不用读书了,越读越下作。

  不就是梦嘛,我是没觉的下作,即使是真的又怎么样啊真是封建!

  要是真的,你就给我滚出去!妈妈尖叫着。

  外婆在中间劝架贝尔,就听你妈妈的

  或许确实是他们平时把我宠坏了,从来没有受过他们的责骂,我越是来气,把饭一扔,愤愤地跑出了门。

  走在这座大城市里,我突然没有了方向,我能去哪里?

  我在德吉广场做了一会,给Allen发了一条短信:今天能在你家留住一晚吗?

  第二章

  希腊神话中,有一个美少年叫那喀索斯,他实在是太美了,见过他的女孩都渴望当他的爱人,但他一个也不想要。他漫不经心地走过最迷人的少女身边,无论她怎么吸引他的注意,他都不理不睬。连最美的仙女爱跟别的女孩子一样,爱上了那喀索斯。她可以追随他,却不能跟他讲话。思念成疾的她躲在洞里隐藏满面的红晕和满心的屈辱,谁也安慰不了她。她为相思而憔悴,最后只剩下余音了。

  那喀索斯不改残酷的作风,一直瞧不起爱情,女神宁美息事插手安排这件事。那喀索斯俯身掬一捧清水来喝时,看见自己的倒影,立刻爱上了它。他一年到头守在那潭边,凝视水影日渐憔悴。 他死后,受他藐视的众仙女待他很仁慈,想找到他的尸体来安葬,硬是找不着。但他到地的地方却开出一朵迷人的鲜花,她们就叫它那喀索斯(水仙花)。

  这个故事其实我早就听过。我一边翻着Allen卧室里面的CD碟,一边跟他说。

  我一直觉得我很像那个主人公。Allen对我说。

  这张不错,我拿着一张Ella Fzgerald的《That Old Black Magic》,怎么了,多愁善感的美男子

  我被我老妈骂成这样你都不安慰我,还给我讲水仙花的故事不过你这里有好几张不错的Jazz碟,一定要借我听

  其实我是Gay。Allen放慢语速。

  时间好像在那一刻凝注了,

  我回头看了看Allen,他低头不语。

  我凑近他:那又怎样?你会强暴我吗?

  我们都坏坏地笑了。

  你为什么告诉我?我对着他说。

  不知道,我就是想告诉你。Allen双眸对着我。

  从小到大我就喜欢照镜子,无论是在哪里,在商场,在厕所,甚至包括窗户、反光镜、后视镜

  我也是啊我不以为奇。

  从小我就喜欢和男的在一起,一起厮打在一起,初一的时候我和我们班体育委员一起洗澡的时候,不知不觉下面就开始有反应后来干脆直了

  我扑哧一笑:那Gay还有其他表现吗?

  Allen看着我,并不说话,右手却掏入我的内裤,抚摸我的JB。

  他贴到我的脸庞:有感觉吗?

  我被他挑逗起来了

  第二天打开手机,就是5个未接来电。

  我脑子一片混沌,一边是想着应该怎么善后昨天的事情,另一面是想着如何圆一个谎告诉老妈昨天是如何过夜的,之前他对男男的事已经这么反感了,要是她知道昨天我跟一个男的互相打手枪一定会气疯的。

  趁着Allen还没有醒我就收拾了一下离开了他的家。

  刚走出门,有一个电话,是老妈的号。

  小贝!是外婆的声音。

  喂,外婆啊,我昨天在同学那里寄宿了一夜。

  你总算接电话了,你妈妈都要被你气死了,昨晚折腾了一晚,差点给你们校长都打电话赶快回家!

  进门以后看见就是一边做菜的外婆和穿着睡衣的老妈。

  我进去洗漱了一下,一边刷牙一边听到老妈声音:昨天去哪了?

  小丽家,他爸妈正好不在。

  你跟她和好了吗?外婆插了一句。

  嗯,要不下次带来家里吃饭我擦了擦脸。

  真是厉害,你都可以去做韦小宝了老妈的声音明显缓和了许多,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赶快收拾上学去吧老妈站了起来。

  哦。我支了一声,拿起书包,把早餐塞进书包里,掩上门。

  出门不久,就接到Allen的短信:下午比赛不要忘记了,四点半在操场见。

  第三章

  那天下午的网球四分之一决赛还算顺利,虽然中间在配合上出了一点小问题。

  最后还是挺进了半决赛。

  Allen和我都很高兴,但是我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小贝,我们一起去洗澡吧?

  好吧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应和他,整天下午除了比赛我一直盯着他的背影外,我都不敢正眼看他一眼。

  要不去我家洗?反正我爸妈不在。

  我怔住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顺便你可以挑选几张碟,其实我箱底里面还有几张Hancock的碟。

  Hancock!你都有他的原碟?我喜出望外,

  这是一个很好的劝服自己去Allen家的理由,是吧,路贝尔?我自己寻思。

  好吧,我跟你去这句话说得真是顺理成章。

  其实每次暗示自己不应该发生的事,都会按部就班地发生。我心里越是想着不要和Allen有进一步的过激行为。但是脑子里却是播放着淫荡的色情画面。

  就这样,我在洗澡的时候,Allen从后面抱住了我,他的嘴巴贴在我耳边:昨天舒服吗?

  我转过身来,看了看他,路贝尔,这不就是你脑子里重播好几次的画面吗?

  还没有等我有什么动作,Allen已经吧舌头伸进了我的嘴巴,一手抱着我,一手已经按住了我的胯下。

  这次我们把整套都作全了。我发现其实整个人躺在床上任由Allen把弄也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但是享受都是在当时,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昨天享受的事情又成了我今天苦恼的事情。

  我的左肩膀上出现了一个小天使,右边出现了一个小恶魔。

  小天使说:路贝尔,你干什么了?不怕被你老妈发现扫你出门?

  小恶魔说:切,你昨天在享受的时候怎么不说,等享受完了才来装正义战士。

  小天使说:路贝尔,赶快离开Allen,你不能一错就错。

  小恶魔说:你是个男人,虽然Allen也是个男的,你干了他就要对他负责。

  小天使说:是Allen先勾引你的,与你无关。

  小恶魔说:放屁,自己在爽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些屁话。

  然后小恶魔和小天使打了起来

  我摇摇脑子,看看一边正熟睡的Allen,他真的很可爱。

  不行,我得先回家。我急忙收拾东西回家。

  回到家里,外婆正在做菜。

  外婆回头看见我回来了,挖苦我:不是小丽爸妈回来了吧?这么衣冠不整。

  当年也是你女儿和你女婿衣冠不整才会有你外孙的啊

  顿时外婆脸色有点难看,我才意识到女婿是我们家最避讳的词汇之一。

  外婆我收拾一下就走了,早餐在哪里?

  外婆反应了一下:哦在冰箱里。

  一到学校,班主任就把我叫到了办公室,我看见Allen正从语文教研室拿了作业出来,出来的时候看见我,还给我一个眼神。

  进了门,我看见班主任正和一个40出头的妇女讲话。看见我过来了,就招呼我过去。

  小贝,你过来一下,有事情跟你谈。

  哦。我不知所以然,看了看班主任,又看了看那妇女。

  那妇女有点激动,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番。

  然后对着班主任说:老师,这就是路贝尔?

  老师点点头。我被他们弄得一头雾水,还没等我开口,班主任告诉我:小贝,她是你姑姑。

12345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网  

    GMT+8, 2019-11-20 09:47 , Processed in 0.079004 second(s), 21 queries .

    重庆同志网 重庆第一同志!

    © 2014-2015 重庆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