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门户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军人同志小说《记我的军旅》(图)

2016-1-9 07:2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2| 评论: 0

摘要:   前言   首先我要说这是一个故事,一个我的故事。我一直都想把我的故事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但自己一直没有信心、没有勇气。虽然我已经退伍一年了,但是我现在仍然沉醉在那段军旅时光中,我没有勇气的原因是 ...


 

  前言

  首先我要说这是一个故事,一个我的故事。我一直都想把我的故事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但自己一直没有信心、没有勇气。虽然我已经退伍一年了,但是我现在仍然沉醉在那段军旅时光中,我没有勇气的原因是在于我现在本就四分五裂的心再回忆那些片段真的就要碾碎成渣了。人就是个矛盾体,越是这样我就越想把我的故事写下来,记录下来,来证明自己曾经走过的路,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我只是高中毕业后就去当兵了,所以我的文字功底很差,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会记录下来那点点滴滴的事就足够了。

  第一章

  06年我高中毕业,当然是没有考上大学。家里想让我复读一年,我没同意,我觉得路走过一次就够了,没必要勉强。就这样我一直闲在家里,也没有去找工作的打算。我是家里的独子,父母天天都拿我跟个宝贝似的,根本就不会急着让我去找工作。一直到了十月份,也许是闲的P股疼,也许是一时头热,看见征兵的标语我就要去当兵。当时对部队是一点都不了解,更不明白军人的含义,至于什么是军人,后文会有所提及的。

  回到家里和家人商量了一下,父母支持。用他们的话说去部队锻炼锻炼是好的,在家都被惯坏了,该去部队成长了。

  就这样我去W装部报名去了。我家是在辽宁的一个小城,在我们这里当兵跟容易,因为一般都是按农村户口走的,退伍后不会安排工作,所以想去当兵的人少。当时去W装部报名时,看到W装部长那笑容就觉得自己好像被卖了似的,后来才知道也不怪他,每个县城里都一定的名额,要是人不够他就得挨批。

  其实入伍的过程也挺简单的,就是报名、体检、复检、政审。但是就体检时还真让我郁闷了一把,体检那叫一个细致,身体几乎也没啥隐私了,被人看了个遍。话说那时我18,虽说不大,可该长的也都长了,脱光了站在那,让一群人看(有医生、军医、部队领兵的)这还不算,还要跳两下、转两圈。当时真无语了,你说一大小伙子光不出溜的在那又是跳又是转的是什么情况。可也没招,谁叫咱要去当兵呢。

  体检就那样就过了,我身体也还不错,虽然不是经常锻炼但也没病,175的个头不高不矮,65公斤的体重不胖不瘦,长的也还精神。用当时领兵干部的一句话就是长的不招人烦我是头一次听见这么夸人的。体检过了之后就是政审了,其实政审一般都能过,除非是啥极特殊情况。入伍通知书下来后就是等待了,期间我也没通知我的朋友说我去当兵,觉得没啥好说的,没准又弄了个生离死别,最受不了了。

  终于到了12月5号了,去火车站集合。我本不想让家里人去的,尤其是我那已经上了年纪的奶奶,可架着我拦不住,他们都去了。那叫一个全,父母、奶奶、叔叔、姑姑加一起一共7个人去送我,真像送我去战场一样。到了车站一看不只是我自己这样,一般都是一个人当兵全家人送。真是那句话儿行千里母担忧啊。集合的时间到了,我们被集结到警戒线里,家人在外面。当时领兵的说啥我是一句也没听进去,只顾看着我的家人了,也不知道谁带的头,外面的家人们开始哭了,当然我妈我奶她们几位女性也都哭了,我看着他们,努力不让自己流泪,就那么忍着。终于该进站了,我像逃犯一样想快点逃离家人们的视线,我怕我忍不住。就在我进站的最后一刻,该死的站台放起了《当兵的人》这首歌,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回头看了一眼,眼泪就忍不住了。

  坐在火车里,几乎每个人的眼睛都红红的。也难怪,一般我们这么大都是第一次离家独自生活。我们这一节车厢都是W警哈尔滨市支队的,别人都叫哈支队。我当时也不知道W警与解放军的差别,反正都是军人。我记得我们是半夜11点多到的哈尔滨,虽然早有准备,穿的比较多,还是感觉到哈尔滨这座冰城的冷了。下车走了几步就被冻透了,真是冷到骨头里。之后我们该乘大客,前往新兵训练基地。最后到部队的时候是凌晨1点多了。

  第二章

  到W警训练基地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下车就看见两排班长列队欢迎,又是敲锣又是打鼓的。当时我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部队里有句老话叫上车饺子下车面,我到部队后第一顿饭就是面条,在家是我就不爱吃面条,但吃过部队的面条就开始怀念在家是我妈做的了,以至于到现在我都对那一顿面条记忆犹新。也不知道做好多长时间了,反正已经快成面片了,我是咬着牙吃下去的。

  吃完饭后把我们集合在一楼大厅内开始分班,我们是辽宁兵,也是最后一批。

  陈赫排长叫到我了,到3班是。

  就这样我的新兵连就是在一排三班度过的,我看了一眼3班长,觉得还可以。之后跟着班长回到班里,班长分铺,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被分到了班长上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洗漱完之后就上床了,熄灯后都躺在床上谁也没有说话。我就躺在那也睡不着,其他人可能也都没睡着。别人都翻来覆去,因为我在班长的上铺我也不好乱动,怕影响他睡觉。

  当兵之前听他们说新兵都会被欺负,都会挨打。所以我也比较小心。躺在那我就想:既然来当兵了就要好好锻炼自己,改掉一些坏习惯。别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别人做不到的我也要努力去做,我这人就是不喜欢落后。就这样也算是给自己上了一堂教育课了,大有改邪归正,重新做人的气势。

  终于我还是忍不住了,动也不能动、睡还睡不着的,我就起来去洗漱间抽烟,(这是给我们规定的吸烟地方)好在部队现在让抽烟。我来的时候带了几条烟,我爸是想让我疏通下关系用的,到最后全都让我自己抽了。

  烟刚点着班长就进来了,我心想不是要教育我吧?我说了声班长,他说嗯,睡不着?我只好说刚到新环境还不适应他看我笑了笑说我刚入伍的时候也这样,过两天适应一下就好了。是不是想家了?我第一次出门,说实话也是有一点想家了,可也不能当着班长的面说啊,那样多丢人。我不是想家就是换了地方睡不着,班长怎么还不睡?就这样我们俩就聊了一会,我知道他叫王雷,今年21吉林松原人。

  他给我的感觉很舒服,没有班长的架子。重新躺到床上我也困了,心里也不那么拘谨了。渐渐的我也去找周公去了。

  第三章

  第二天一早,八点半我们就都起床了,由于前一天到的晚所以起床推后。我们就都急忙穿衣服,叠被子。班长说被子先不用叠,一会他要教我们怎么叠被子,让我们先去洗漱。洗完漱后,就都回到班里准备学叠被,班长先是给我们叠了一次,一边叠一边给我们讲解要点。看他叠完那被真像豆腐块他说叠被要下细工夫,不能偷奸耍滑。可到我们真动手时才知道要想把被子叠好有多困难。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叠好的,好在没有要求我们一下子就要达到标准,不然可要吃苦头了。

  用了一个多小时,算是把被子弄的差不多少了。班长看叠的都差不多了就把我们都召集起来开了一个班务会,内容就是大家互相介绍一下自己,我们班有辽宁的、河北的还有山东的。河北的还好,说话都能听懂,可山东的他们一着急了我就听不懂了。班长告诉我们下午中队要集体开会,现在就先自己整理自己的物品。

  我是在三中队,有4个排,每个排有3个班。每个班加上班长一共是10人。哈支队一共有4个新训中队。

  我整理完自己的物品后,没什么好做的,现在才10点多。就观察班里的战友,有的人是真不适合剪短发,脑袋长的、方的什么样都有,真是不敢恭维。还好我的脑袋比较圆看起来还不错。之后我就一直在留意班长,他比我大三岁,身高和我差不多但身材可比我好多了,毕竟是在部队锻炼了3年了。他在那把我们叠完的被又加工一下,还别说被他再那么一弄还真比刚才好了很多。该整理我的了,我在上铺他就把我的被拿到他的床上,我有点不好意思就上前跟他说:班长,你教我我自己来吧不用了,你就看我是怎么叠的,以后你自己就会了。我发现他跟我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微笑,也许是我想多了,他跟别人说话时没准也这样。

  我就在那看着他,说实话我没看他叠被,我就是在看他。通过部队的锻炼他显的格外成熟,肤色稍微有点黑给人一种很健康的感觉。蓄著一头短发,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性感,尤其是搭配在一起之后,更加迷人。

  (我是在高中时发现我与其他男生的不同,那时他们谈论的总是女生,而我更关注的是男生,更甚者我的意淫对象都是男人。我认为我自己有病了,就偷偷的上网查相关资料,后来才知道自己是同性恋。当时我对同性恋的定义还是比较模糊的,只是看到心理学认为同性恋不是病,只是一种正常的性倾向而已,我才释怀。我也尝试着去改变自己的性取向,到最后发现无论怎么做都是徒劳的,干脆就坦然接受自己了。)

  弄完了,你自己看看。一边说着他一边活动着手腕。听到他说话我才回过神来,我当时木讷的说了个哦字。

  好了你们都休息一下,一会午饭了。听见他说休息战友们就围在一起聊天,说的无外乎就是自己家乡都有那些名胜古迹和什么土特产。我的话一直不多,他们说到我我就说两句,没提到我我就在那听他们说。

  听了一会觉得无聊干脆去抽烟,刚一进去就看见班长和一班长在里面。人家两个班长在抽烟聊天我怎么着也要识趣点啊。我说了句班长好转身就要走,哎、陈赫一起抽吧,没事我班长发话了。我看着他傻笑了一下,谢谢班长接过他递给我的烟。

  这是我班的兵,辽宁的、看着就机灵在部队能有发展他在和一班长说我。这是闹哪出啊?没事说我干嘛。

  一班长长的是又高又瘦有黑的,给人的感觉是很不好说话的那种。后来发现他人还是很好的。

  嗯,还不错,妈的看我班的那些熊兵没一个像点样的一班长说着还狠吸了一口烟,用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陈赫,以后你就叫他赵班长就行。那个老赵我可是很看好我这兵,以后可要多帮我照顾一下啊反正我是没明白班长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回答了句是。

  以后有什么事就和班长说,不用太拘束说完他就和一班长走了。剩我一个人在那云里雾里的,班长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也是和他们一起来的新兵,我总觉得他对我比其他人好,我也想不出是什么原因,没准就是因为我长的不招人烦吧。

  到午饭时间了,到了食堂班长给我们分的座位,我和班长、马云亮、李然一桌。我们班的其他几人在别的桌,我在班长对面。

  部队的伙食还是比较标准的,四菜一汤。昨天的面条我吃了几口确实是饿了,我吃完碗里的饭,本来是想去盛饭的可他们谁也没去,我碍着面子也没去。

  班长看着我们每人去盛饭就说一个个大小伙子吃的这么少,都不吃了?不吃了吃完了,糗大发了,他们俩都说不吃就我一个人说吃,还是当着他的面,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李然和马云亮他们俩在那要笑不笑的,班长倒是啥也没说拿起他和我的碗就走了,饭盛回来了,我也不记得我是怎么吃完的饭,我自知道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完了,我的形象、我的英明!

  第四章

  从食堂回来后,我们能休息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之后就要午睡了。回到班里我就在那看杂志,当然都是部队的杂志。看了一会就吹哨午睡了,上床睡觉。今天中午班长站岗,没在班里。我是舒服了一把,左滚右滚的好不潇洒。

  1点半起床后,中队就组织我们到学习室开会。我们都规规矩矩的坐在学习室里,班长就坐在我边上,开会的内容大致就是要求我们尽快适应部队的生活,改掉不良习气完成从一名地方青年到一名合格W警战士的转变。之后又将了一下军人的光荣和责任,这些大道理我是一句也没听进去,就当他唱歌了。

  中队长和指导员讲完话就开始组织我们学习军歌,我还记得我学的第一首歌是《战友之歌》。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你来自边疆我来自内地,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战友战友,这亲切的称呼这崇高的友谊,把我们团结成钢铁集体,钢铁集体!战友战友目标一致,革命把我们团结在一起,同训练同学习,同劳动同休息,同吃一锅饭同举一杆旗。战友战友,为祖国的荣誉为人民的利益,我们要共同战斗直到胜利,直到胜利!

  可能也是刚才指导员的洗脑起了作用,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我似乎也开始觉得战友的可贵了,之前指导员说战友就是打仗是为你挡子弹的那个人,我还不以为然。可一百多人一起唱这首歌,我还是被感染了。当然我以后的一些经历也证明了战友真是会为你去挡子弹的。

  也许是良心发现,也许是多愁善感。从那天起我开始注意我的战友,有什么事也会去帮助、关心他们。我们的年龄相仿,都是一人孤身在外都是需要互相温暖的。也是在这时起我发现了战友们的可爱,在这种环境下不需要你做什么,就一句简单的嘘寒问暖就会换来他们的真心,到现在我也觉得当过兵的人都很单纯直接。

  通过10多天的政治学习后我们也要开始接触训练了,在这些天里我和战友们的相处很融洽,与班长之间似乎也有着一种默契。他有时和其他班长偷着喝酒的时候也会叫上我,刚开始我是不想去的,后来他的一句话就把我打败了我把你当弟弟看,怎么的?瞧不起我这个哥?他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咱东北爷们就豪爽。去!反正出事有班长兜着呢。

  几个班长看见他带我这个新兵蛋子来也都觉得诧异,他也感觉出来了。就说:这是我的亲兵,以后有事都照顾点。这顿饭我请了。平时都是AA的这回他请,谁也不再说什么了。跟他们喝我也不自在,也没敢喝多少怕被发现了。倒是班长那天喝的有点高,搭着我的肩跟我说以后你可要好好表现,别对不起我。听他这么一句我就更懵了,什么叫好好表现什么又叫对不起他,难道他有什么想法?后来想想不可能,不能我自己是同志就把所有人都看成同志吧?就当他跟我关系铁好了。

  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想不明白的事干脆就不去想。

  现在我们恢复正常的作息时间了,每天5点50起床,六点出早操。一般就是绕着操场跑几圈活动活动身体,我的身体素质还可以也没什么不适的,记得第一天只跑了一圈也就800米,一共停下来3次,有的不是岔气了就是抽筋了。一有这样的队列就要停下来休息,有的班长就在边上骂熊兵。

  早操后就是洗漱、整理内务然后就是早餐了。我们早餐除了4个菜外还有一个鸡蛋和一袋牛奶,我从来就不吃煮鸡蛋。一般都是给我班长了,他呢就把他的牛奶给我。这样也好,不然其他人该说我溜须拍马了。

  每天的安排就是上午政治学习,下午训练。有时是全天训练,训练就是一些队列,和擒敌之类的,有的时候还会操枪训练,在这就不一一说明了。

  要说我和他关系的转折是因为部队的一次复检

  第五章

  记得那是我到新兵连一个月后的事了,部队组织一次复检。我认为没什么事,在家的时候都很顺利的通过了,这次也不能有什么意外。前面的检查都没事,到量血压的时候我的问题来了,记得第一次他报的是低压73、高压168,那个军医就问我:在家测量的时候正常吗?我说:正常啊。他又说:哦,那没事,可能是有点紧张。你休息一下,放松放松一会我们再量。班长一直都是在我们身边的,他就把我拉了过去告诉我别紧张。大概5分钟后我又去量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这回我是真慌了,我在家的时候一切都是正常的怎么到部队就高了呢。

  还是班长先说话了:军医他可能是有点紧张,我带他出去放松一下,一会再重量一下。军医点了点头我们就出去了。在部队心脏、血压就算是大事了,这决定了你以后能不能接受大强度的训练也就是说适不适合留在部队。

  他把我带到洗漱间,递我一根烟自己也点了一根。他问我:你之前在家时是不是正常?你跟我说实话听他这么一说我心理很不舒服,他这是在怀疑我。我直视着他一字一句的说:我在家时一切正常也许他感觉到我生气了说:没事,别多想。我的意思是你要是真有点小毛病我帮你疏通下关系

  不用了,我真没事听他那么一说我还有点小高兴。

  那好,那你放松放松,一会咱们再去重量一下。说完还象征性的给我揉了揉肩。随便他怎么玩吧,反正我现在是搞不懂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了,我总觉得他对我好绝对超出了班长对战士的关心。

  和他抽完烟我们俩就又去量了一次,结果还是血压高。我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真的有病?

  指导员这时也过来了,看着我笑呵呵的说:没事,你先去把其他的都检查下。最后再量一次

  是,指导员那时我还觉得指导员和可亲呢,到后来才知道做政工的笑脸就是他们的招牌。

  还好其他项目我没什么问题,班长一直就在我身边陪我做的检查。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我又得回去量血压了,我看了他一眼,我能看出他眼神中的鼓励。细节就不说了,总之还是高,最后决定我明天去W警总队医院检查。

  听到这个通知我也没说话,让去就去吧,大不了就退回去。回班后战友都围了过来问怎么回事,我看的出他们是真的关心我。我勉强的笑了笑告诉他们没事明天去总队医院检查,我还和他们开玩笑说我是第一个去市内的(我们一直都在训练基地,是郊区)。

  我想如果我真的被退回去了,我会舍不得这些可爱的战友还有那个对我一直都很好的班长。

  晚上班长把我叫到洗漱间,我们俩聊了很久。一直都在安慰我,让我别瞎想。在那一刻我真的觉得他是我哥。

  回到班里躺在床上我也睡不着,想着来到部队后的点点滴滴。真是不想走,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他问我:还没睡?

  嗯,睡不着。其实我心理想的更多的是他对我的照顾。

  下来到我床上,我和你聊聊天。

  也许在我的心里对这一刻是期待的,我没有犹豫的就下了床。他撩开被子让我进去。我躺在他的身边,闻着他男人的气息感受着他的温度,觉得很满足。刚开始我们之间还有一点距离没有贴着,聊着聊着就贴在一起了,不知道是谁得有意无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网  

    GMT+8, 2019-11-20 10:22 , Processed in 0.093006 second(s), 21 queries .

    重庆同志网 重庆第一同志!

    © 2014-2015 重庆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