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门户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同志小说:我的MB生涯(下)

2015-12-30 16:2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96| 评论: 0

摘要: 第八十二章   方俊被香港警方正式拘捕的消息已经在整个华业公司传开,HR本来的想法是尽量淡化此事,做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所以原来的计划中并没有准备给员工发送邮件进行解释。但是网络高度发达的当代社会,即使 ...

第八十二章

  方俊被香港警方正式拘捕的消息已经在整个华业公司传开,HR本来的想法是尽量淡化此事,做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所以原来的计划中并没有准备给员工发送邮件进行解释。但是网络高度发达的当代社会,即使你竭尽全力去隐瞒也抵不过别人动动鼠标就能做到。一时间,华业金融控股弥漫着一股混合着紧张,激动而又令人捉摸不透的气氛。

  浩然似乎早已有所准备,他通知坤透过喝彩公关向媒体发出了一封公开信,表示理解香港警方的做法以及内地与香港法律制度上的差异,表示会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以及相关法律的框架内协助香港警方;同时也表示坚信法律会给方俊董事一个公正的判决。

  午饭以后,浩然在会议室召开了董事局和高管层的紧急联席会议以商讨相关的应对细节和法律问题。公司法律顾问建议HR给所有员工发一封邮件,以便能够安抚人心,毕竟现在拘捕的是一名执行董事。俗话说,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处理失当,极有可能引起连锁反应,到那个时候再想收场就难得多了。

  欧阳,晓东和永晨都表示同意,几名高管也无异议。坤顺势提出了一些公关上的可行性建议,例如安排一些媒体参观公司以便透露公司仍然是在稳定运行的信息等等。“这些措施都很得当,董事局不希望因为一个方俊而影响整个华业的运作,要知道作为中国著名的投资控股公司,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公司形象乃至于股市。”晓东说道。

  “我建议做一个法律定义上的切割”坤接话道,“简单地说就是给外界和传媒一个明确的信号,方俊先生仅仅只能代表他自己,与我们华业没有关系。就算有,也是单纯的财务投资人的关系。这样可以把这件事情带给华业的冲击减小到最小。”

  会场上出现了死一般的静寂,没有人表示同意也没有人做出明确的反对。很明显,坤的建议是在释放一个清晰的信号:在这场斗争中,方俊已经出局;华业金融不会再有他的位置,无论他最终是否获罪。会场的几位高管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这其中的原因很多,一来,他们中有的人本来就是方俊那个派系的人,现在主子出事他们首先想的是避让与自保,二来如果现在还给方俊说情,等于自己逼着浩然来清洗他们,他们急于摘掉自己身上的方俊标签。

  “美琳,你看呢?”浩然扭脸看向坐在他左手边的方美琳。这样的事情不通过方家是绝对不可能的,尽管方俊是方美琳的亲哥哥。“我觉得公司现在的一系列措施非常得当,我代表家父表示理解。但是同时我必须强调一点,在法庭没有做出裁决之前,方俊先生仍然是无罪的,所以请各位要谨慎使用相关名词。”

  会场的所有人都点头表示同意,我也在心中暗生佩服:尽管是心中一套计谋,但是嘴上依旧是说的冠冕堂皇。“海洋,你把今天会议的内容整理一下做成决议发给每位到会的同事。”浩然对我说道,在看到我明白了所有的相关工作以后浩然宣布散会。

  回到办公室,我立刻开始整理相关的会议内容然后打印出来,在送交给HR和相关媒体之前我又仔细地审核了一边。因为方美琳那一句“请大家小心使用相关名词”着实给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我不希望由此和方美琳结仇。在确信相关信息没有问题之后,我将今天的会议记录分别给相关部门抄录了一份,而后通过电子邮件给坤和浩然一份。

  中午的时候我请了个假,说头有点疼想去看下医生,然后只是慰问了我几句并没有详细去问而后就同意了。我知道他很忙,所以也不想用一些无端的事情来打扰他。出了公司,我开车直接去了张鑫工作的地方,这段时间没见张鑫了也怪想他的。车到他店附近,我给他拨了个电话让他请假出来。不到十分钟,一个神采奕奕的小伙子就在敲我的车门了。

  “进来,最近怎么样,工作忙不忙?”我亲切地问道。

  “还好啦,我们店也就那么回事,忙的时候忙的要死,闲的时候也能把你闲死,哥哥你最近忙什么呢,连电话都没给我打。”张鑫装作有点生气的样子说道。

  我从车的后座上拿了一个包给他,那里面是我在来的路上给他的买的一整套新款的运动服和运动鞋。“给你的,听说你最近很乖,这是奖励给你的。”

  张鑫打开包看了一下,然后就是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抱着我的脸亲了一下,“还是哥哥你对我最好,我觉得除了我爸妈,你就是对我最好的人了。”

  我看着他的样子也笑了而后我小心翼翼地问道,“最近王萌的消息不?他在忙什么呢?”一说到王萌,张鑫的眼睛立马黯淡了下来,“他现在已经是职业MB了,前几天还因为钱的事情和杜飞哥哥打了一架,你不知道吧?还闹的挺大的。”

  “什么啊,打架,怎么回事?”我有点吃惊地问道。

  “一开始王萌想向我借钱和杜飞还有家灿哥哥一起开会所,这事情你也知道。我说没钱给他,后来我意味这事就怎么过去了。但是其实没有怎么简单,王萌用他的信用卡去套现消费欠了银行很多钱,最后实在无力偿还就去杜飞哥哥那里做崽。这事情已经很久了,只是杜飞哥哥怕你不高兴,所以一直都瞒着你。”

  “后来呢,说重点。”我追问道。

  “后来啊,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是听家灿哥哥说的,说会所的崽很多,来来往往很多人,所以王萌的生意一直不怎么样,所以他就私下出台了。结果一个客人告诉了杜飞哥哥,哥哥就找王萌,要他把出私台的钱交一部分出来,好像就因为这个动手了。”

  “结果呢?”我问道。

  “结果会所的崽本来就看王萌不是很顺眼,觉得他太心高气傲,所以就趁此机会一起打他。王萌伤的很重,现在还在家躺着呢。”张鑫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看着他的表情,我灵机一动。“在哪个家躺着,在他家还是你家?”

  张鑫抬头看了看我:“哥哥,我知道骗不倒你,他在我家呢。他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帮他,我去了以后看见他真的很惨,头都被打破了,衣服也被剪破了。杜飞哥哥把他的东西都给扔了出来,我实在是于心不忍,再加他也没地方住了,所以我就让他去我那里住了。”闻言我很无语,我知道张鑫是个好孩子也很念旧,而王萌也正是抓住了他的这个缺点每次都能翻盘。

  “带我去你家,我顺便也去看看王萌。”看到张鑫吃惊而又犹豫不决的样子,我安慰道:“放心,你哥哥我不是那么不懂事的人。他现在都受伤了,我当然不会说什么,我只是去看看他,顺道瞧瞧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你是个小孩子,能给他做什么啊。”张鑫闻言重重地喘了一口气,看得出他还是很留恋王萌但是同时也很害怕我生气。

  在去张鑫家的路上,我顺道去沃尔玛买了些菜,和吃喝用度的日常用品然后又去了一趟屈臣氏给他们买了很多洗化用品。张鑫一个月的薪水没多少,在上海基本就是个穷人,现在家里还躺着一个,我也就能帮多少就帮多少。到了他家楼下,张鑫又一次叮嘱我不要骂王萌,他说王萌现在很惨,就是要教训也得过了这段时间再说。我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

  进门就看见王萌,他头上缠着绷带,胳膊也断了正上着夹板。我的到来很显然出乎他的意料。“呵呵,哥哥好,你怎么来?”他尴尬地笑了笑。

  “怎么了,看见我不是很高兴啊,是不是不欢迎我来啊?”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张鑫一个劲地叮嘱我外带使眼色,但是我还是有点不痛快地说道。“这里好像是张鑫的家不是你的,张鑫都没说什么,你干吗怎么着急?”

  王萌很尴尬,他讪讪地说道:“对不起哥哥,我不是这个意思,算了我不说了,你坐,我给你倒杯水。”说着就要去倒水,张鑫一把拉住他:“你还没好,别动,我去倒水就行了。”看到张鑫的表情我也有点自责:“你坐着吧,都伤成这样了还乱动,小心留后遗症。”

  听到我的语气缓和下来,王萌明显也放松了下来:“没事,我好多了。张鑫每天都给我炖骨头汤喝,医生说我的胳膊恢复地很不错。”说着他坐在了我对面的椅子上,“哥哥最近忙什么呢,好久都没见你了。”

  我含含糊糊地答了几句,然后问道:“你到底和杜飞他们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

  王萌低下头沉默了一会:“我想张鑫应该和你说了,其实就那么回事,不完全是杜飞他们的错,我出私台也不对。但是他可以好好和我说,没必要大呼小叫的,而且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是实在忍不住才还口的。”

  “他说你什么了?”我问道。

  “他说我是贱货,张鑫不要我还上赶着想回去;还说让我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性,说我是一身肌肉但是天生找操的货色。”他越说声音越低,张鑫把水递给我而后走到他身边用力的抱着他的肩膀。

  “还说什么了?”我追问道。

  王萌吸了一下鼻子继续说道:“杜飞都来说我是自己臭美,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其实就是野鸡外带垃圾。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就和他打了起来,结果会所其他的崽一起打我。”

  我看了张鑫一眼,他的眼中满是关心。“你的胳膊是谁打的?”我问道。

  “会所的一个东北崽,我一直看他不顺眼平时就不怎么待见他。他一直抢大家的活,尤其是抢我的活。但是他和杜飞哥哥睡过,所以大家都拿他没办法。当时他抡起一张椅子砸我的头,我就用胳膊挡了一下,结果骨裂了。”

  我听完沉默了好一会,然后对张鑫说道:“我有点饿了,到现在还没吃午饭,你去给我做点饭吧,我也想和王萌好好谈一下。”

  张鑫很高兴地应了一声而后去了厨房,他看的出来我没有生气而是真的想和王萌谈谈。不一会,厨房就飘出了香味。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继续说道:“你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通过这件事情你应该清醒很多了吧?”

  王萌低着头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我知道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是现在只有把他逼到墙角才能真正起到作用。“回答我啊,我想听你的回答。”

  “哥哥,我想我已经知道自己是什么菜了,我不会再做那些让张鑫恶心的事情了。真的,哥哥,我想我下面就会和张鑫好好在一起了。哥哥,求你了,你成全我们把。”

  “先吃饭,吃完了我再和你说。”

  第八十三章

  张鑫的做的饭菜还是很有水准的,我一直以为只有王萌和家灿这样的男孩子才会做饭。不到半个小时,一桌子菜被我们三个扫了个干干净净。王萌因为胳膊不太方便,所以吃饭也比较费劲,好在张鑫是个好男孩不时地帮他夹菜倒汤。我看在眼里,嘴上却什么都没有说。

  吃饭的时候坤打了个电话过来,据说他从浩然那里听说我下午去看医生了所以打个电话问候我一下。我起身走到阳台上把王萌的遭遇前前后后七七八八地说了一下。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做?撮合他们还是替王萌出头啊?”坤的语气听上去似乎很漫不经心。

  “我也知道,我感觉王萌其实也挺可怜的。再说这毕竟是人家的事情,我顶多也就是个参谋,其他的事情我也不好说太多。”我无奈地答道。

  “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这种恶心事你别参合,不然到最后你铁定惹一身骚。”电话那头的坤似乎在喝水,“还有我告诉你一件事,我把小博给踹了。”

  听到这话我有点吃惊。“他怎么了?惹你不开心了?“

  “怎么说呢,我喜欢听话懂事的,最讨厌自以为是的。他以为自己是个小模特,身材好就不得了了似的,整天要这要那的,我一个月在他身上花的钱也不算少。这几天又想着让我给他买辆车,我疯了我。钱扔到水里我还听个响呢,扔他身上那才是有病。”坤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善后了没有?”我有点不安地问道。

  “怎么,你还担心他会把我的事情卖给八卦杂志?拜托,这里是上海不是香港,哪有那么多的狗仔队我们的事情感兴趣啊。”听到坤怎么说,我想想也很有道理,但是还是有一丝的担心。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好像和他拍过一些很亲密的照片,你尽快把他删除。GAY往往都会很歇斯底里。我倒不好怕他对你怎么样,我是担心你和浩然的关系会受影响。或者说浩然会有无妄之灾。”我轻声说道。

  坤沉默了一会,“你说的很对。行,我现在就去处理,要是不行你就过来帮我。”

  收线以后我又回到了客厅,张鑫手脚很麻利已经把碗筷给洗刷干净;王萌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我看你伤的也不轻,以后遇到阴雨天恐怕会有些不方便,医生有没有说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我问道。

  “医生说好好养着不会有太多问题,但是以后手的力量度可能会有点问题。所以估计在健身教练这行是不能做了。”王萌看了我一眼,“我也不想再做MB了,打算等伤全好了去找个新工作。”听到王萌怎么说,我心中有了一丝安慰,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希望他以后别再搞这些无聊的事情了。

  “不管怎么说,我听到你刚才的一席话,心里是很高兴的。另外你是在杜飞那里被打伤的,我会替你出头要个说法。”我看了张鑫一眼,“你现在要是没事就和我一起去杜飞那里,我也很想看看他那个什么东北小子有多横。几句话就抡椅子砸人,什么玩意。”

  张鑫估计本来是想阻止我的,但是看我态度坚决也没再表示反对,安顿好王萌以后就和我一起出了门。一路上我们沉默不语,张鑫知道我心里不是很开心,因为他又把王萌接了回去。我没有什么话是因为我在想刚才坤给我说的他甩掉小博的事情。

  到了杜飞楼下我原本是想先打个电话上去,思量再三还是没打,因为不想打草惊蛇。杜飞是个聪明人,如果给他打电话,他肯定能猜到我的用意。等到见了杜飞,我很庆幸自己刚才没有着急上火地给他打电话,因为他见到我的时候确实很惊讶。

  “海洋哥,你怎么来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他一眼瞟见了我后面站着的张鑫顿时就明白了,同时也很尴尬。“坐,最近怎么样啊?”

  我把包包扔在了沙发上,而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张鑫则是心翼翼地坐在了我旁边。

  “喝点什么,可乐还是啤酒?”听到动静家灿也出来招呼我们。

  “不了,我今天不是来喝东西的,我是来问问王萌被打伤的事情。”我掏出一根烟点上,“杜飞,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我印象中你一直是个很聪明而谨慎的人,你这次怎么会纵容你的崽做这种事情?几个人打一个,还是男人不是?”

  “海洋,你听我说,这一行有一行的规矩。会所这行最忌讳的就是背着老板出私台,这你也是清楚的。他王萌出的私台可不少,林林总总有个十个左右,要是每个崽都像他这样,我这生意还做不做了。”杜飞说道。

  “是啊,哥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现在的生意本来就很不好做。要是再没一点铁腕的话,我们都得饿死了。”家灿也在旁边帮腔。闻言我瞪了家灿一眼,他看出来我不是很开心于是不再说话。

  “王萌做错在先,你作为老板可以教训他罚他,就是你打他也不为过;但是你怎么可以让你的崽,不,应该说是你的相好用椅子砸他呢。这还不算,其他崽联合打他你也在一旁不闻不问,还把他衣服剪破赶出会所。杜飞,我们都是从MB过来的,大家能聚在一起也算是有缘分,你这样做是不是过分了?”我越说越快,声音也是越来越大,几个崽听到声音都出来了,但是看我的架势也没人敢说话。

  “海洋,这也不能怪大家。王萌平时就是眼睛长在头顶上”杜飞解释道,“再说了,你不是也不喜欢他这个人吗?何必为他出头呢。”

  “杜飞,我今天无意来管你和他的恩怨,但是他现在住在张鑫那里,手也伤的不轻,以后健身教练是做不了了。怎么着你也得让那个打他的崽赔点钱吧?”我边说边斜眼看了看那群崽。杜飞的脸上一片尴尬。他很了解我,知道我是个出言必行的人。“海洋,你还是别趟这趟浑水了,这事说不清谁对谁错的。”

  张鑫也摇着我的胳膊道:“是啊,哥哥,这事就怎么算了吧。反正我现在的收入还可以,养着王萌也不是很吃力,算了吧,别让杜飞哥哥为难了。”我推开张鑫的手,对家灿说:“那个东北的小子在不在?让他现在出来。别藏着掖着的,出了事情就不露头了,是男人不是?”

  家灿和杜飞交换了一下眼神:“哥哥,他已经走了。王萌那件事情以后,杜飞就把他训斥了一顿,然后就和他结完账让他走了。据说是去深圳了。”

  我看到了家灿和杜飞的眼神,知道他们是在骗我,但是一时也没有证据。正在此时,会所的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男孩,身高和我差不多,长相很是帅气,穿着打扮也很入时。看到我和张鑫,他对杜飞问道:“老公,会所来客人了?”

  杜飞闻言脸色顿时变了。“胡说什么,进去。”

  “怎么了吗?我去ZARA买了几件衣服,这是给你的,你看多漂亮,这季的款型就是好。”一开口就是东北腔,我断定这就是打伤王萌的东北崽。“老公,我看上了一款GUCCI的包包,好漂亮啊,你给我买还不好?”说着他很缠绵地拉着杜飞的胳膊。

  “再好的包包背在你的身上都是假货。”我猛地冒出来一句,客厅的气氛顿时跌入冰点。

  这个东北崽回头看着我,似乎有点不相信刚才的话是从我的嘴里说出来的。“你是谁啊?我和我男人说话关你什么事?什么真货假货的?你倒是拿个出来给我看看啊。”

  我从LV的包里面掏出一只新买的GUCCI钱包,“小子,看清楚,这是今年的一款,3870。我这一只GUCII够买你全身上下两倍的东西都不止。”以前总是觉得坤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刺耳,今天我自己说出来却觉得很过瘾。可能就像坤的说的那样,赢的就是这样一个心态。

  杜飞见状赶紧推那个东北小子进里间。“等下,杜飞你给我住手,都有一人做事一人当,他既然来了就得把话说明白。”我走到他和杜飞中间:“是你用椅子把王萌的胳膊打断的是吗”

  “呦,我当是谁了?原来是王萌的姘头上门来讨公道了。”这个野鸡很是嚣张,我有一种抽他两耳光的冲动。“是我打的怎么了,谁让他整天自以为是,好像自己不是来卖屁眼卖鸡巴,倒像是来做皇子皇孙一样。怎么,你要替他出头?也不看看你几斤几两,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是谁?”

  我冷笑了一声,而后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个小野鸡小贱货,你再给我啰嗦一句,我就让人把这个会所给收了,把你剥个精光扔到大马路上,彻底把你打回原形你相信不?”

  这招是坤教我的,遇事不要大声而要问问而言,这样说出的话才会像子弹一样射穿对手的心脏。“怎么不相信?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上海,是中国乃至于世界最具备活力的城市。在这里只有一个至高无上的法则:金钱。你不是喜欢购物吗,我告诉你,你这种档次穿ZARA都是抬举你,你只配穿佐丹奴。要不要试试,我现在打个电话就叫人来把你的手砍下来。”

  说着我从钱包里面掏出一沓钱扔在桌上,“怎么样,够不够叫几个黑社会砍你?”

  看到这种架势,家灿赶紧出来圆场。“阿明你胡闹什么?这是海洋哥,你还赶紧进去,我和杜飞来处理,快进去。”

  “哦,我说是谁怎么嚣张,原来你就是海洋,那个从野鸡变凤凰的海洋啊。”这个叫阿明的东北崽故意拖着嗓音说道。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杜飞一看情况不妙立刻推开上挥手给了阿明一个耳光。

  “操你大爷,闭上你的臭嘴。你以为你是什么?可以跟海洋哥哥比,做梦吧你,给我滚进去。”阿明捂着脸,知道今天是闯祸了,于是一言不发跑进了卧室。杜飞转身拉着我坐下来,“这个野鸡不懂事嘴巴里不干不净,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我这点生意就靠你们几位照顾呢。哥哥,给我个面子,这事你千万别放在心上,权当他就放了个屁。”

  家灿趁机给我端来了一杯龙珠,“哥哥,别他阿明一般见识,他就是个野鸡没见过世面。您别往心里去,和他生气,气坏身子不值得。”

  我这人是吃软不吃硬,看到他们两个怎么赔笑脸说好话也就只能端过茶杯喝了一口。“那你说怎么办吧?”我问杜飞。

  “哥,你出面了这个面子我是一定要给的。”杜飞笑道,“王萌出私台的钱我后来都没收了,会所的规矩是三七开,算我给您一个面子,我只抽1成,剩下的4500你给他拿回去,这事就怎么算了,你看如何?”

  我点点头:“说到底还是你会做人。”我从他手里拿过钱,从里面又数了1000块放在桌上,“1500是你的,剩下3500我拿走了。回头有好货色给我打电话,我也憋了几天了。”

  回到车上,我把3500给了张鑫,又从我钱包里掏了1500给他。“哥哥,这是干嘛啊?”

  “给你们个整数5000。你别怪我,刚才我不能不那样做,毕竟是王萌有错在先。做生意的就是这样,你不能让他觉得利益上吃亏了,不然他回头想想会觉得像吃了个苍蝇一样难受。”我取出墨镜戴上,“5000块够你们用一阵子,不够了回头再和我说。”

  把张鑫送回家,我给坤打了个电话。“我这里处理完了,你那边如何?”

  还没等坤说话,我就听见电话里传来了小博的哭声。“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哭闹上了?”

  坤的声音听着很疲惫,“寻死觅活的,你过来一趟吧。真让你个臭嘴给说中了,他在这里死活不肯分。”听到这话我有点乐了。“还有你解决不了的事情,得,今天我给你做一次公关顾问,我可得收费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热点资讯
    推荐阅读
    同志新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网  

    GMT+8, 2019-12-14 06:51 , Processed in 0.220013 second(s), 21 queries .

    重庆同志网 重庆第一同志!

    © 2014-2015 重庆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