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重庆同志门户 门户 同志 同志生活 查看内容

青春回忆录:我是同志,你是直男

2015-4-20 09:5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31| 评论: 0

摘要:  作者:二吉 (微博@ZIT_2吉)   这是我自己的故事,没什么特别,跟多数同志爱上直男的情感一样,澎湃激烈又压抑隐忍,而今再用文字拾掇起当年的记忆,如同梦了一场。   前几天,一个小伙伴说,世界上最遥远的 ...

 作者:二吉 (微博@ZIT_2吉)


  这是我自己的故事,没什么特别,跟多数同志爱上直男情感一样,澎湃激烈又压抑隐忍,而今再用文字拾掇起当年的记忆,如同梦了一场。

  前几天,一个小伙伴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性别不同的距离,而是,我是同志,你是直男

  爱上直男,对多数同志来说,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一个逃不掉的情劫。我的学生时代也曾喜欢过直男,章晓是最刻骨铭心的一个,如果单方面的掏心掏肺也能称之为刻骨铭心的话。

  遇见章晓,在大一,同个专业。

  人与人之间很奇怪,有时候相互吸引靠的是一股无法名状的气息,你说不出他哪里好,但就是想跟他一起玩,我和章晓大概就是这样。

  章晓很好玩,操着一口茂名普通话,没有说成毛有,他的口头禅是我,靠,啊,一字一顿,而且说话的时候每句话最后都带一个语气词“喔”。在一起久了之后,有一段时间我们的对话就经常是莫名其妙的毛来毛去,我的口头禅也变成了我靠啊,说话也带喔。

  章晓很萌,他的萌不是故意卖的,似乎是自带萌属性。吃饭的时候总是自然而然的发出“嗯嗯嗯”的很满足的声音,我觉得这样的他很特别,有时候会呆呆的看着他笑,他发现我在看他,抬起头抿着嘴,一双小眼睛骨碌碌的转,仿佛一只如临大敌的小鸟不知所措的无辜的看着我,然后冲我笑一个,又低下头“嗯嗯嗯”的吃饭。我便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

  我和章晓个子差不多,军训的时候挨着站,那时候最喜欢教官扯着嗓子喊向右看齐的口令,余光所及之处,是章晓高挺的鼻梁,轮廓分明的脸,和骄傲的喉结。那段时间的梦里,好几次出现这张晒得黝黑的侧脸,有时我会莫名其妙的笑着醒过来。

  军训的时候每个人自带一个水瓶,他水喝的多,完了我总是把自己的水分给他喝。整理着装的时候,我们帮彼此翻领子,扯衣角。休息的时候,我们挨着靠在一块,开彼此的玩笑,装逼的说着能认识你真好。

  不记得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章晓的了,当我们变得无话不说形影不离,身为同志的我,喜欢上他,似乎就成为自然而然的事。

  而如果说之前的喜欢只是云淡风清心无旁骛,令我逐渐深陷进去的,我记得是那一次。

  我们的教官私下跟我们一班男生侃的时候,突然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对女的好像没什么兴趣了。当时我心里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动,痒痒的,几欲脱口而出,教官是不是喜欢男的呀?却终究差那么一点勇气,到嘴边的话硬是咽了下去。

  而在这时,章晓凑到我耳边窃窃的说,你说咱教官是不是喜欢男的呀?我记得当时耳朵被章晓嘴里呼出来的暖气触抚得痒痒的,一听这话,心突然剧烈跳动起来,脑海中产生一个强烈的念头,章晓是不是和我一样?这么想着,再看看章晓零距离贴近的脸庞,我的眼神从他笑眯眯的眼晴扫到他巧薄微启的嘴唇,咽了一下口水,脸一下子像被烤熟似的,烫得我想流泪,而心脏几乎砰到嗓子眼去。

  那时候,我知道自己陷进去了,掉进一个坑里,而且那不是一般的坑,是漩涡,越挣扎,越深陷。

  哪个同志愿意义无反顾的去爱一个不可能喜欢上你的直男?就像没有人会无怨无悔的去下一个明知会输的赌注。

  只是就这么喜欢上了,能怎么办?只能仁慈的给自己留一方想象的空间,在这个局促的空间里纠结他到底是彻头彻尾的直男,还是可能他也正好喜欢着你。然后带着一丝臆想出来的希冀在没有勇气戳穿那层纸的日子里,为他掏心掏肺,患得患失。

  那时候我住314,章晓住318,中间隔着3个宿舍,我恨不得中间只是隔着三张纸,一戳穿,我就可以直接从314进入318。

  经常搬张椅子坐在章晓旁边,陪他扯犊子聊天,跟他看电影。他特别怕看恐怖电影,却偏偏爱跟我凑一块看,一到恐怖的镜头便用双手遮住双眼,过后再问我刚才发生什么了,我总绘声绘色的给他描述,然后出其不意的吓他一跳,吓得越厉害,他抱得我越紧,我心里越爽快。

  有时候两个人坐同一张椅子,他坐在前边打暗黑破坏神,我叉开大腿坐他后边,前胸贴着后背,下巴抵在他的肩头,这样无所事事看着他捡装备杀怪物,也觉得特别满足。

  考试前,我总搬着一叠学习资料搁他床上,和他一起背靠着墙,挨着彼此看书复习,我提问题你来答,累了就一起横七竖八的躺他床上休息说着天南地北。

  反正在宿舍呆的时间,我几乎有一半是在318。别人说我是半个318的人,我跟章晓就咯咯咯的笑,这感觉就像别人说我是章晓的人,而得到他的默认一般,让我心潮澎湃。

  我为他打饭,只要章晓说一句,我不想去饭堂吃饭了,你帮我打回来好不好。

  我帮他洗衣服,如果我看到他的衣服堆在床头几天没洗,甚至内裤袜子都帮他洗。

  我在图书馆为他霸占位置,有人询问这有人坐吗,我总不假思索的答,有人。在我心里,那个位置就坐着他。

  我在老师点名的时候自己答到了之后又悄悄挪到另一个位置为他喊到,如果那时的他正在宿舍睡懒觉。

  我几乎没缺席过他的每一场足球比赛,在足球场上扯破嗓子喊加油,别人以为我如此卖力给班集体呐喊鼓劲,其实我都是在对着他喊。

  我为他腿上的伤口擦药水,帮他在臀部贴药膏,在他踢球受伤的时候。然后像个娘们一样柔情似水苦口婆心千叮万嘱下次要小心别受伤,看着他的伤口心里比他还疼。
1234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相关阅读

无标题文档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重庆同志网  

GMT+8, 2019-11-12 22:12 , Processed in 0.058003 second(s), 21 queries .

重庆同志网 重庆第一同志!

© 2014-2015 重庆同志.

返回顶部